笔趣阁 > 星光马厩 > 第27章 不负众望的赢了

第27章 不负众望的赢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光马厩最新章节!

    年青的男人哪里会有人承认别人比自己强的,更何况是自己的小伙伴,于是三男人立刻一边喝一边争论了起来。

    “唐娜这孩子不错!真不错,眼睛亮会观察生活……”李帅包笑眯眯的伸出修长的如同钢琴家一样的手指,隔空点了一下唐娜说道。

    “你也发现了,我是我们三人之中的领袖型人物,也是他们俩的精神寄托,也是仨人中颜值担当、幽默担当、……”。

    “对,不要脸担当也是你!”贾胖子拿着手中的啤酒怀和宿山碰了一下,然后怼了一句正嘚瑟的李帅包。

    李帅包哪里会不好意思,无视贾胖子拿自己了手中的酒杯子和唐娜碰了一下。

    “你这姑娘有眼色,我现在正式的通知你,你已经成功了加入了我们的组织,现在成了一名光荣的组织成员……”李帅包笑眯眯的说道。

    唐娜边这端着酒杯正色道:“得到这份荣誉我非常感激组织的培养……”。

    宿山和贾胖子有点傻眼了,心道:这娘们真没有在国内白呆,好家伙!什么样的捧场都会啊!

    这些日子来,唐娜渐渐的融入了三人的小圈子,首先是唐娜本身并没有什么女人的娇气之类的臭脾性,二是唐娜跟着贾胖子做事还真的有板有眼的,第一个月贾胖子还真给了她一份在这边不错的薪水。这就充分说明唐娜干活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唐娜和李帅包一个正儿八经的说,一个正几八经的点头赞同,宿山和贾胖子回过神来,同时伸出一根大大的手指竖到了两人的面前。

    吃吃喝喝闹闹,然后时间就到了。

    “快点,快点,比赛要开始了,把声音调的大一些”宿山听到自己定时的闹钟响了,按掉了闹钟,立刻指派起了离电视机最近的李帅包。

    李帅包屁股粘在了板凳上这么一转,然后拿起了摇控器把电视声音开大了。

    “先生们,女士们,这一场比赛是……”。

    电视里传来了解说员的声音,画面是一匹匹马儿正在准备上场。

    “乌尔坎是几号,乌尔坎是几号?”贾胖子连声问道。

    宿山道:“十六号,早说了十六号”。

    “我去,那不是最外道了么?”唐娜一边唆着一根鸡翅一边感慨道。

    此刻的唐娜一只脚踩着一个小板凳,另外一只脚卷在自己的屁股下,活脱脱就是一中式小太妹的造型。

    如果不看长相不听声音,只看说出来的话,一准以为是个老爷们,但是真实情况说这话的却是一位漂亮的姑娘。好在大家都习惯了,也不当一回事,唐娜的颜值对于宿山哥仨真没有太大的震撼感。

    李帅包道:“这次你抽的闸?”

    宿山摇头道:“我又没有去,抽的哪门子闸,是马房抽的,这帮家伙手黑的要死,可能是上完厕所手上粘了屎!”

    “喔,喔!吃饭呢”贾胖子很不满意。

    “这就吃不下饭啦?”宿山回了一句之后,目光盯住了画面。

    “能赢么?”贾胖子问道。

    宿山道:“不知道,这次马有两匹真的挺强的!”

    人没有到,但是宿山见过马房对于这次比赛出战赛马的分析,有两三匹的速度真的挺快的,2000米的赛道完成时间都在2分钟那么一丢丢,如果想要赢乌尔坎得拿出真本事来,最少要跑到2零个二三。

    贾胖子问道:“这次你不会又把身价压上去了吧?”

    “什么,俏皮话?”

    没有等宿山回答呢,唐娜这边立刻连声问道,瞧她那模样跟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似乎,八卦之火那烧的啊,都快连脑门上的头发给燎了。

    贾胖子一解释,唐娜又一种特别奇怪的目光望着宿山:“你这个小气鬼也会有这么冲动的时候?”

    宿山都不想搭理她,总觉得她是披着一张漂亮女人外皮的贾胖子或者是李帅包有丝分裂之后假扮的,要不然怎么这么让人糟心呢。

    “我了个草,你不会真的又把身价买了自己赢吧?”李帅包瞧见了,立刻惊诧道。

    宿山回道:“没有,我一分都没有买,现在哪里有钱买啊,如果这场比赛赢不下来,我口袋里的钱也就够付两匹马的训练费用了,哪里还敢这么压,没有看这段时间我吃饭的钱都压缩了么”。

    “你那工作不是还干着么?”

    “这时候哪有人建房子?”宿山继续说道:“等明天我去修理公司看一看,准备干个修水管什么的”。

    唐娜听了笑眯眯的伸手在宿山的肩上拍了拍:“修水管工好啊,如果遇到了寡妇什么的,还可以……”。

    说着唐娜挺了一下腰,做了一个人都懂的动作。

    伸手捂住了半边脸,宿山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说一个女人家家的感觉比宿山仨个大男人都黄,实在是让宿山无语。

    “我们是正派人,我们这组织也是个正派组织,小唐同学你下次要注意!”贾胖子板起来说道。

    不过说着说着一脸银笑:“一个寡妇怎么够,到时候寡妇再叫上朋友……嘿嘿嘿!”

    嘿嘿嘿!

    屋子想起了两男一女十分猥琐的笑声。只有宿山一人黑着脸,额头上挂着整齐的三道黑线极为无语中。

    “为什么不说话?”

    “我懒得理你们这群二货!”宿山盯着电视。

    “好了,好了,比赛马上开始了,我说这次乌尔坎不会又像上次一样进闸……我去,呸!呸!呸!这么不吉利的话不该这时候说,坏的不灵好的灵!”贾胖子急捞了两块子肉菜放到了碗里,转头瞅着电见。

    李帅包道:“我去,你现在还吃的下么?”

    “要你管!”贾胖子拍了一下肚子,顿时肚子上的肉就如同大肉冻一样震颤了起来:“贾爷胃口好着呢”。

    宿山没有搭理别人,专注的望着屏幕,自从当了马主之后,宿山才明白,赛马真不是一般人玩的起的,如果搁以前,十几二十万美刀在手,宿山可以花上十来年的,现在呢还不到大半年,口袋就快干了,且干的都快裂缝了。

    因此,这次乌尔坎最少也得给自己赢个第二名,这样的话才能撑到下一场比赛,如果不能赢下来,那么宿山就得考虑到借款了,当然了现在宿山也不是什么都没有的人士了,银行会很乐意宿山把乌尔坎抵押给它们的。

    电视中所有的赛马都已经进入了场地,开始在场地中活动起来,这场比赛策骑乌尔坎的是皮尔斯。

    虽然皮尔斯是个讨厌的人,但是不能因为讨厌你就否认他的专业程度,他策骑的本事还有赛道的经验都不是埃米利诺可以比拟的,就现在看,乌尔坎和皮尔斯的配合要明显好过埃米利诺。

    镜头转到了乌尔坎和皮尔斯的组合身上,只见屏幕上的皮尔斯撅着腚,让乌尔坎在泥道上轻盈的小跑了几步,时不时的用手轻拍着乌尔坎的脖子,给予乌尔坎以鼓励。

    当镜头中心现了绿衣绿帽的小号手的时候,大家知道比赛要正式开始了。

    皮尔斯骑着乌尔坎慢慢的小步跑着,同时向着起跑闸而去,此刻乌尔坎的步伐不紧不慢,差不多等着十三四匹马进了闸道,乌尔坎这才迈步到了闸道旁边四五米处,当镜头给到皮炒斯身上的时候,明显的能看到皮尔斯似乎正和乌尔坎说着什么。

    乌尔坎表现的相当轻松,时不时的晃一下脑袋,侧头望着自己背上的皮尔斯。

    进闸非常顺利,皮尔斯一带缰,乌尔坎都没有要后面的推手怎么用力,自己就钻进了闸道里。

    虽然是几个镜头,但是宿山明白自己这钱花的真值啊,从进场到入闸,乌尔坎的表现比以前那真是好的太多了。

    虽然不专业,但是大半个月混在马房里,还是让宿山对于分辨一匹调教好的马,和没有调教好的马还是有点心得的。

    唰!

    闸门一开,第一个蹿出闸门的依然是乌尔坎,乌尔坎的暴发力还有高度集中的注意力一下子让它在出闸的时候抢到了先机。

    皮尔斯并没有因有自己出闸快就抢着往内道切,这时候切内道的话很可能会被判阻挡别的马匹,因而失去比赛资格,所以皮尔斯则是轻轻的催了一下乌尔坎,让它稍加点速度,这样可以甩开后面的马,争取在第一个弯道的时候再往内线切入。

    乌尔坎领会了皮尔斯的意思,不断的拉开了自己和整群马的距离。

    当到了弯道的时候,乌尔坎的身后还剩下了三匹马,至于其它的,离着乌尔坎的第一集团已经甩开了三个马身的距离。

    此刻乌尔坎已经完全切入了内道,并且牢牢的点据了头名领跑,这样的话第二名,也就离着乌尔坎半个马身的马想要超的让,那么骑手就必须往外道上切,而且还得与乌尔坎保持一定的距离,这要就需第二匹马以更快的速度。但是太早的发力,也就意味着最后的冲刺可能无力,所以第二匹马的骑师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继续跟着乌尔坎。

    第三和第四名同样的打算,所以第一集团很快就过了第一个弯道。

    到了直道,第一集团的马匹不由的全都开始提速。

    当最后两百米的时候,第一集团的四匹马几乎可以说是同时发力,各个骑士手中的马鞭都已经抬了起来。

    乌尔坎跑的非常棒,不光没有被身后的马拉开距离,而且把距离一点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开了。

    一个身位……

    两个身位……

    当然后五十米的时候,已经拉开了第二名的马整整四个身位,而且这距离依旧在扩大着。

    “乌尔坎!”

    贾胖子几人全都兴奋了起来,包括宿山,大家在此刻都忘了自己手中的啤酒,桌上冒着泡着的火锅,全都开始不由自主的给乌尔坎加起了油来。

    当乌尔坎冲过终点线的时候,左上角的记时牌上跳出了乌尔坎的成绩,整整两分钟,同时破掉了这条赛道上2000米的纪录。

    这成绩赢的无可辨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