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马厩 > 第19章 依然是个穷鬼

第19章 依然是个穷鬼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光马厩最新章节!

    “先生,请您上台上去照相!”

    这时一位赛马场的工作人笑眯眯的走到了宿山的旁边,一边说一边伸手指了一下赛马场中间的绿草地。现在的草地上已经搭起了一个临时的蓝色台子,上面摆了一些广告牌,旁边也围了一群人五人六的西装大鼻男。

    宿山听了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明白了,可能是因为没有人觉得自己能赢,所以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的,并没有人通知自己,这场比赛最后的冠军要'拉马’。

    所谓的'拉马'是指马得了冠军之后,马主、练马师和骑师加上冠军马会在场中拍照,到时候马辔头两边会栓上两根侧缰,通常马主和练马师一人拉住一边,这就叫拉马,或者叫做拉头马,这是一种荣誉,专属于冠军的荣誉。

    宿山看了一下两位老友,问道:“要不要一起下去热闹一下?”

    李帅包和贾胖子相视一眼,便齐齐摇了摇头:“还是你自己去吧,我们这次就不陪你了,等你拿下三冠王我们再凑这热闹”。

    宿山豪气的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明年咱们仨一起看着乌尔坎跑三冠赛!”

    这话放到昨天,甚至是今天早上都被会人笑话,但是这时候没有人笑话宿山了,因为只要能跑出今天的成绩,前三名谁也不能保证,但是参加三冠赛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就连站在宿山旁边的马场工作人员都笑着微微点头。

    跟着工作人员进到了场内,老山姆看到宿山立刻给了一个笑脸,不过宿山只是冲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站到了乌尔坎的另外一边。

    这时候埃米利诺是骑在马背上的,人一到齐了,主办方这边就交给了宿山一个类似于奖状一样的牌子,咱们国内这玩意太多了,挂在墙上的那种,通常是什么单位得了什么奖。

    心中抱怨这群孙子真小气,连个奖杯都没有,但是脸上却绽放出美美的假笑,冲着前面稀稀拉拉几个马记的相机留念。

    拍完照,赛马会的什么官员还和宿山扯了一下,无非是一些官面上的话,没什么营养也没什么内容。

    等着这些人都散了,埃米利诺从马背上下来,牵着乌尔坎来到了宿山的身边。

    “有没有兴趣换个地方?”宿山看了一下,发现山姆不知道哪里去了,于是冲着埃米利诺问道。

    埃米利诺并不奇怪,如果宿山现在还要呆在老山姆的练马场那才让他奇怪呢,现在的乌尔坎需要的不是马主的同情心,而是高质量科学的训练。

    如果老山姆能用点心的话,那么今天进闸出现的问题可能就不会发生了,虽然老山姆给了埃米利诺这份工资,但埃米利诺自认为对的起他给的钱,所以他不会替老山姆说话,也不会做烂好人。

    “您要把乌尔坎送到哪里?”埃米利诺问道。

    宿山道“有两个地方,我还没有考虑好,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说着,宿山把自己刚才遇到的威尔逊马房经理的事情和埃米利诺说了一下,同时还指了一下另外一个马房。这两个马房都是这里最好的,也是全国准一流的马房,至于那些著名的马房,现在不是宿山想怎么招就怎么招的,人家那些马房的老板,从腿上拨一根汗毛,别说比宿山的腰粗了,宿山三辈子赚的钱也不够买人家马房中一匹马的。

    “威尔逊马房没有问题,如果你挑骑师的话,最好挑三个人,一个是皮尔斯、一个马克另外一个是柏特·道布斯,如果不是这仨人的话那就证明他们对乌尔坎并不是太重视。虽然皮尔斯是个讨厌一家伙,但是请您相信他的水准,他虽然年青但是天赋出众,我认为有他策骑更能发挥乌尔坎的实力,乌尔坎骑着有点太松了,需要一位严厉一些的骑师……”埃米利诺说道。

    宿山有点奇怪:“你不准备骑它?”

    埃米利诺道:“怎么可能,我希望一直可以骑它,直到它退役,但是我也明白,我现在水平跑这样的小比赛没有问题,但是想去G1,那么换个一流的骑师才是对乌尔坎的尊重”。

    埃米利诺这话赢得了宿山的尊敬,他没有想到这位跛子骑师会这么说,并没有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而且客观的替自己这个马主和乌尔坎考虑。

    “那你接下来做什么?有新的工作?”宿山问道。

    埃米利诺笑道:“今天的比赛赢的漂亮,我想接下来找个工作糊口该没什么问题,更何况早上的时候我也投了一些钱。等我的水平到了,我说不定会去找您,让您再给我一次策骑乌尔坎的机会”。

    “那说好了!”宿山伸出了手。

    埃米利诺也伸出了手,两人紧紧的握了一下。

    可能是觉得还不够,朝夕相处了大半个月,两人松开了手之后,相视一笑,然后同时张开了双臂拥抱了一下。

    “祝你好运我的朋友!”宿山轻轻的拍了一下埃米利诺的后背。

    “你和乌尔坎也好运,明年有机会我会去看它的三冠比赛”埃米利诺此刻的心情很轻松,赢了一场比赛,赚了丰厚的赌金,还有一万多美刀的骑师奖金分红,哪怕是面临离别心情不好才怪呢。

    出了门之后,宿山这边便给威尔逊马场的经理回了电话,同意乌尔坎进入威尔逊马场训练,只不过把刚才埃米利诺提的骑师要求提了一下,那头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就答应了下来,同时表示上赛道尽量会安排三位骑师来策骑乌尔坎。

    回到了马房,等了一会儿,威尔逊马场的运马车就过来,而乌尔坎人生的第一次转场也就正式的算完成了。

    送走了乌尔坎,宿山并没有离开赛马场。他这边还有一笔钱要和这帮黑心的赛马会算一算呢。

    美滋滋的哼着小曲,甩着手中的马票,宿山一摇三晃的进去兑奖去了,留自己的两个小伙伴在外面等待。

    贾胖子和李帅包看着开开心心的宿山进去,等着见他出来的时候,似乎并不怎么开心,不光是不开心嘴里还嘟嘟囔囔的。

    “怎么啦?马票做废了?”贾胖子提着自己的心问道。

    宿山道:“没有,这帮狗日的现在就扣了老子的税,我都准备花出去了,现在特么的四字头的奖金,到手成了一字头,泥玛的,美国这帮龟孙子真是黑!”

    原本宿山以为奖金和报税一样都是明年初的事情,谁知道根本不是这回事,人家当场就把税给你扣了,四十来万美子,要交一半还多点的税,就这还是在没有州税的情况下。

    以前是没有机会弄清楚,但是现在宿山清楚了,你中奖了之后,无论中多少先是联邦拿走25%,当场就拿走的,如果有州税还得缴州税,这两样税完了就是大头个人所得税,这提这个税了,提起来宿山肝疼。

    总之,四十来万美元,最后到宿山的手还不到二十万。当然了你也可以分几期拿,那样的话便宜一些能多得个四五万吧,但是宿山要这些钱啊,他这边还准备再看看马呢,一年去拿个几万块那叫工资,不叫投资。

    原本宿山这边还想着这次手头能有快四十五的资金可以用,现在特么的一看,就算是把这次比赛的奖金领了,也不到二十二万,更何况马上还在付乌尔坎的马房费用。

    兴致勃勃的蹲了大半个月,想着一朝发财笑呵呵,谁知道特么的还是个穷币!

    贾胖子又看傻鸟的目光等着宿山抱怨完:“你这人真是没救了,谁告诉你奖金的税是明年交的?你这还不是奖金,你这是博彩的彩金,都是当场交的,你没看上次有人中了2.5亿,想一次拿最后拿了9千万么?”

    “我哪里知道?”

    宿山还真不知道,因为他以前也不关心这个,别人中了奖又不是他中了奖,他那时一门心思攒钱买农场当他的小农场主呢。

    “这次不知道下次就知道了嘛。来!款爷,我给您推荐几个小农场,就是附近的,价格包您满意……”。

    突然间贾胖子的脸色一变,笑眯眯的揽住了宿山的肩,然后开始推销起了农场。

    宿山道:“不买!”

    贾胖子努道:“你在我这里买你还算是个人么?你看看我帮你找马房,又帮你把马运过来……你说我容易么,现在有了钱啦,哦,就让别人赚!问问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叼走啦!”

    贾胖子伸出自己如同胡萝卜一样的小胖手指,戳着宿山的胸口一脸愤愤的说道。

    拍开贾胖子的手,宿山道:“我是说暂时不买了,不是说问别人买,等我要买的时候肯定是找你的了,钱给别人赚是赚给你赚也是赚,为什么不给你赚?你赚了还能请我吃饭,别人?我跟他们没交情”。

    “你这样想很好,这种思想要保持!呸!你不买我还不是没钱赚,你准备干什么?娶媳妇?我跟你说咱不能学这帮美国人租个房子就结婚,咱们有底线,来,看看学区房,哥给你打折!”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也不买学区房!我准备拿这钱继续买马!”

    “我靠!”李帅包来了一句。

    贾胖子想了一下,笑眯眯回道:“买马可以啊,来我给你推荐一下”。

    “这你也有的卖?”宿山奇道。

    贾胖子道:“小瞧我了不是?贾爷我伺候的都是大客户,很多削尖了脑袋要往贵族上面靠的,赛马这玩意怎么可能少的了?从十万到一百万我都能帮你找到,你说吧,你准备买什么样的?”

    “便宜又好的,十万乌尔坎这层次的能有么?”

    “你可以滚了!”

    贾胖子一下子变了脸色:“是凡乌尔坎以前有一次跑出这样的水准来,别说几万,几十万你也别想拿下它,最少也得一百万美刀起……”。

    “那就算了,过几天跟我去肯塔基的列克星敦看一下,那边基兰马场拍卖会开始了,我准备去那边看看,合适的话就买上一两匹”宿山道。

    基兰马场拍卖会,可以说是纯血马拍卖的一场盛会,肯塔基被称为赛马之都,对于纯血马的繁育自然也是一流的,在列克星敦分布着大大小小上千家马场,因此每年都会有很多马匹面向世界出售,像是这一次光是基兰马场就有一千五百匹纯血马拍卖。

    玩纯血马,基兰马场拍卖会是不得不去的拍卖会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