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马厩 > 第18章 惊出一身冷汗

第18章 惊出一身冷汗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光马厩最新章节!

    “哪一匹马是你的?”

    等着所有的马都出场了,开始活动起来,贾胖子这才问道。

    宿山伸手指了一下活动中的六号,也就是乌尔坎:“喏,就是六号!”

    “嗯!那行,我去买个一百刀陪陪你“贾胖子说完伸手拍了拍宿山的肩膀,好像自己是舍命陪君子似的。

    李帅包这时打了个响指:”也给我买一百刀的,你们都买了我不能干站着啊,也来一百刀,要心痛大家一起心疼!”

    宿山笑道:“一百刀疼个蛋蛋,这样吧你们每人买五千的!”

    “滚!”

    李帅包和贾胖子异口同声的回了宿山一句。

    李帅包见贾胖子冲自己勾勾手指,立刻说道:“你先垫着,等着离开这里的时候我给你,瞪我干什么,你以为我是你以为我老宿啊”。

    “有我什么事?”宿山说道。

    贾胖子没有说话,转身去买马票去了,大约十来分钟之后,贾胖子回来了,把手中的两张马票中的一张交给了李帅包。

    宿山伸头看了一眼,发现现在乌尔坎的赔率又回到了八上。

    嘟!嘟!嘟!

    小号声再一次响了起来,宿山也正儿八经的坐直了身体,小号声之前还没有觉得如何,但是小号一响,突然间宿山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这才明白自己突然间紧张了起来。

    “喂,不去那边的马主位么?”贾胖子拍了一下宿山的肩膀。

    宿山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紧张着的看着正缓缓走向闸栏的乌尔坎。

    一号马进闸了。

    二号马进闸了。

    三号马进闸了。

    ……

    轮到了乌尔坎的时候,宿山的心揪了起来,因为乌尔坎这时候表现的稍稍有点过于兴奋了,宿山心里有点害怕,害怕它进闸有点问题。

    正响到这里,突然间站在闸口的乌尔坎打了个响鼻,一甩头轻跳一下调转了马头,摆出了一副我不想进闸的模样。

    宿山这时候的心都快从嗓了眼跳出来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想,脑子里什么念头都没有,双耳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就这么直勾勾的望着在场地中打转的乌尔坎。

    特么的好的不灵坏的灵,担心什么来什么!

    第二次埃米利诺又把乌尔坎带到了马闸位前面。

    进去,进去,进去!

    坐在宿山旁边的李帅包和贾胖子都跟着紧张了起来,嘴里一个劲的嘟囔着。

    但是!场中的乌尔坎又一个转身,甩开了准备推它入闸的工作人员,再次逃闸了。

    还剩下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不进闸的话,乌尔坎就会被取消比赛的资格。

    最后一次!

    十秒之后,埃米利诺再一次催着乌尔坎来到了闸门口,这一次埃米利诺示意推闸的工作人员缓一缓,骑在马背上的他则是轻轻的拍着乌尔坎的脖子。

    又过了几秒钟,第三次入闸的时间几乎就快要用完的时候,乌尔坎的马头总算是伸进了闸道,由着马身后的工作人员一推,乌尔坎这才顺利的进入了闸道,当闸道门啪一声关闭的时候,李帅包和贾胖子同时长出了一口气。

    两人看了一眼宿山,发现宿山依旧保持着刚才的样子,他们相视一眼,觉得还是自家的小伙伴淡定如老狗。

    他们哪里知道,现在宿山紧攥的双手之间早就布满了手汗。

    在刚才那一瞬间,宿山觉得自己不光是四十万美刀飞了,连自己的五万刀也扔下了自己随着赛马会的款爷们私奔了,直到乌尔坎进闸,宿山这才觉得自己好像从死亡线上缩了回来。

    真的把钱全都赔进去,宿山真的不敢想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

    这时候宿山隐隐有些后悔了,觉得自己不该把所有的身家都压上去,这种赌徒似的操作不该出现在自己的身上,生活毕竟没有到了山穷水尽的那一步,这么把人生推到了悬崖的边上置之死地,并不是宿山的人生哲学。

    马依次进了闸道,等所有的马全都进了闸之后,马闸瞬间打开了。

    突然间赛马场也如同炸了锅一情热闹了起来。

    “六号,现在领先是六号乌尔坎,它出闸就占据了有利的位置,它的领跑,不得不说一下,这匹马的出闸真是太快了,起动的速度也快,闸门一开就像是一支箭一样射了出去。我看一看,六号马名字叫乌尔坎,现在它依旧领先,而且不断的扩大自己领先的位置”。

    “弗兰克,乌尔坎跑的真漂亮,它是我今年见过跑的最漂亮的马,看它的步伐,如同芭蕾舞一般!”

    “本尼,本尼,它也让我大吃了一惊!乌尔坎跑的的确漂亮,现在它依旧领先,在它身后三个马位的是雪山舞蹈家,第三位的是星步王子……”

    “已经过了弯道了,还有最后的两百米,乌尔坎还在加速,似乎这场比赛它来说很轻松,根本没有其它马可以挑战它,它现在已经领先了第二名星步王子快六个马身了!”

    “乌尔坎,乌尔坎!……乌尔坎!”

    随着解说员的嘶吼声,贾胖子和李帅包也跟着站了起来,加入到了呐喊中去。

    随着第一与第二位置越拉越大,场中很多人也跟着呐喊了起来,一时间乌尔坎的名字响彻了赛马场。

    “乌尔坎率先冲过了终点,它领先了第二名整整九个半马身,九个半马身,这是今年这个赛道上最好的成绩,离着赛道的纪录也仅仅差了不到0.4秒钟,如果在大赛上我相信乌尔坎一定能破掉这个纪录,其它的马给它的压力太小了,它跑的如同云中漫步一般太轻松了……”。

    比赛结束后的一分钟,两位解说员还在不住絮叨的说着,这一场比赛在今天所有场比赛中最让人兴奋的一场,。

    而这时候,骑在马背上的埃米利诺正兴奋的不住挥动着自己手中的马鞭,时隔两年之后再一次品尝胜利的果实,而且是以这么大的优势获胜,让埃米利诺一时间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此刻站在观众席内的老山姆则是目瞪口呆的望着赛道中不住小跑的乌尔坎,他真的不相信眼前这匹马能跑出这么好的成绩来,虽然大部分的时间老山姆没有训马,但他自以为对乌尔坎还是了解一些的。

    至于说兴奋剂什么的,在他的脑子过了一下也就抛到了脑后,他相信只要用那一定就会检查出来。

    而这个时候,坐在看中间看台上的宿山,依旧是保持着刚开始的模样。

    在宿山的旁边,李帅包和贾胖子则是抱了在一起,欢快的跳着,一边跳一边大声喊着:“赢了,我们赢了!“

    弄的旁边的老外还以为他们俩赢了多少钱似的,有几个热情的中年白人还过来冲他们俩伸出了手,道了一声恭喜什么的。

    现在宿山很难形容自己的感觉,原本以为自己会很兴奋,但是此刻他真的没有感觉到太多的兴奋,他只是望着赛道上埃米利诺和自己的赛马乌尔坎,完全没有去想自己赢下了头马的六万块,除此之外还赢了马会四十万多点零头的赌金。

    此刻宿山的脑海里一片澄清,又好像是被幸福冲昏了头,傻掉了一样。

    “兄die!你赢了,赢了!”

    贾胖子看到了发呆的宿山,想都没有想一把抱住了他,并且把自己的胖身子压到了宿山的身上。

    旁边的李帅包一看,也过来,伸手抱住了两人,开心的大声喊道:“赢了,赢了!老宿,你特么的真的赢了,干……他……佬爷的!”

    两人真的是太开心了,原本为自己小伙伴一直提着的心突然间放下了,而且还放的这么瓷实,可算是把两人乐疯了,这时候甚至比他们自己赚了钱还高兴。

    被贾胖子一压,宿山也回过了神来,乐呵着傻笑了起来。

    “开心么?”

    “开心!呵呵呵!”

    宿山依旧是傻笑着。

    就在三人打闹的时候,一个身着正装,******,看起来就像个经理人一样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三人的旁边。

    这样一个人物站在旁边,仨人自然是不好再继续胡闹了,什么掏裆啊,揪奈奈啊等等招式都使不出来,未免也不够尽性。

    “您好,您是乌尔坎的马主克林特·宿?我是威尔逊马房的经理,我叫亨利,这是我的卡片……”。

    宿山伸手接过了卡片看了一下。

    这位经理就是第一次宿山来这里的时候,对贾胖子说过的那家有咖啡厅的马房,当时他们的接待人员很有礼貌的把两人请了出来。

    虽然是被请了出来,但是宿山并不怨人家,你自己没本事或者还没有显出本事来,人家看不起你不是应该么?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老子娘,或者是交往了许久的老友,谁会一见面就对你好?

    所谓的生意就是互通有无,以前自己的乌尔坎无名无气,而且还一身脏水,被人看不起不待见那是正常的事情。

    现在乌尔坎一战成名,表现出了强大的实力,威尔逊马房上门来也很正常,因为马主、马房和骑师都是相互成全的,好马在经过好练马师训练,经过好骑师在赛场上策骑,这才能不断的取得胜利。

    这在美国社会很正常,就算是刚炒完一架甚至打一架,有了利益他们也能立刻忘却刚才的不快。

    一般来说,马、练马师和骑师现在很多赛马圈的人认为如果一百分,那么马占七十,练马师占二十,骑师占十。

    因此想获得好成绩,以现在赛马比赛的强度还有科学性,一匹G1马那肯定三个方面都是一流的。

    马再好,没有好练马师的调教,肯定是不成器,而且同一匹马在不同水平的练马师调教之下,展现出来的水准可能是天上地下。骑师赛场上策骑也同样如此。

    现在作为乌尔坎的主人,宿山必须为它以后的赛道生涯选择一个可靠的并且有足够水准的练马师,这不仅仅是关乎于乌尔坎,也关乎于宿山的钱包。

    并不一定是威尔逊马房,但是一定要是一流马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