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马厩 > 第17章 身家全都压上去了

第17章 身家全都压上去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光马厩最新章节!

    宿山捧着一个热狗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跟在宿山旁边的是贾胖子和李帅包,哥仨快大半个月没有见面,现在一见面居然还感觉挺亲切的,在一起呆在一个多小时,都没有互怼,可以说相当难得了。

    李帅包和贾胖子这时也没有提乌尔坎的事情,而是专注于眼前的比赛,每一次两人都下十几美子的玩个乐子。只不过今天两人的运气都不是太好,没有人中过哪怕是一块钱。

    宿山那肯定是不会玩的,他已经受到教训了,所谓的马票就是有钱人骗没钱人的把戏,真的指望它发家,除非是下次乌尔坎还跑这样的比赛。

    当然了你有这样的想法可以,但是,赛马会肯定是不会让你么干下去的。要不然拿三冠王水平的马跑最底级别的比赛,你还把赛马会给赢破产了呢。

    这场比赛只要乌尔坎能赢,那么肯定会进入更高一个级别的比赛,这是无用置疑的。

    “那匹十六号不错,我看了一下,这一场准赢”贾胖子伸手指了一下正在准备的十六号马。

    宿山看了一眼,便点了点头,这马的确不错,身上两件黄装中有都有加速度的,剩下的两件蓝装也不错,一件高敏,一件是高耐力。

    虽然能看到所有马的数值,但是最终的表现还得看结果,因为这一层次的马数值都差不太多,主要看临场发挥。

    而且这场比赛也不是比的二岁马或者是三岁马,比的是五岁以上的马,这时候马已经到了生命中的巅峰状态,同时身体的各项指标也都固定了下来,这么说把,这时候上赛道的马几乎成绩就固定了,这要是没有什么条件的话,一二三四到最后一名排出来那几次八九不离十。

    像是这样年纪的马赌性小,于是这帮马会的混球们就发明了让磅赛,就是说你快,那你就多背上东西,你慢那你就少背点东西,总之让你的水平平衡下来,这样的话猜中的难度就呈几何级别上升,想猜中那可就难啰。

    你猜不中,坐庄的马会自会赚的盆满钵满。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绿色上衣戴着帽子的老头走到了赛道边上,吹起了手中的小号。

    当小号响起的时候,那就意味着下一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小号想起的同时,赛场的广播也响了起来,两个所谓的马评人侃了起来。

    虽然说这段时间看过了很多次比赛,但是宿山还是有点受不了赛马场那标准的英国腔,也不知道美国人为什么在赛马场完全用英国腔来播报。

    想不明白宿山也没有准备去深究,反正美国人自己都不在意,他这个外来人口就不必挑三捡四的了,赚钱才是硬道理。

    小号声一响,原本活动的赛马与骑师们纷纷的往起跑闸方向走去,然后按着号数依次进入了起跑闸。

    当所有的赛马都进入了起跑闸的时候,微等不到十来秒,闸门便打开了。

    随着闸门打开,所有的赛马都瞬间冲了出来,整个赛场里也开始喊起了助威声,同时广播里的解说也开始激烈了起来,解说员不住的提到赛马的名字,还有现在的排位,直到最后大声喊出了夺冠者的名字,这一场比赛才算是正式结束了。

    如果是大赛在话,冠军马还会有拉马仪式,也就是骑师、赛马、马主和练马师一起面对镜头拍照,像是这样的小比赛就没有这个环节了,一般就是比赛完大家分分钱了事。

    李帅包和贾胖子两人这次又没什么收获,于是在比赛结束的时候,两人学着其他一样把自己手中的马票抛向了天空。

    “要不要再买点?”宿山扭头问两人。

    李帅包回道:“我不买了,今天的预算花完了”。

    贾胖子道:“等会我再买一点,今天的运气实在不好”。

    “不好你还买?”宿山说道。

    贾胖子道:“你懂个毛线,把不好的手气买掉,那么干别的事情自然就有好运气了”。

    “这是哪家的歪理?”宿山有点闹不明白。

    “你就别管他了,他想买就买呗,这小子前段时间接了一个大款爷,好家伙光是中介费就让他收了好几万,有钱不让他折腾干什么,给国税局留着啊”李帅包说道。

    贾胖子笑道:“哪有这么多,不过就是七八万块钱”。

    “我去,还不多啊!”宿山笑着伸手点了一下贾胖子。

    “真不算多,这条还是小鱼,等着下个月我逮条大鱼给你们瞧瞧”贾胖子得意的说道。

    宿山随口笑问道:“现在你就知道下月有大鱼了?”

    “你不懂,我们这行你要是等着客户上门,那还不得喝西北风啊,好的推销员都是主动出击,现在这个客人我可是跟了一年多了,有事就打打电话,没事也发个消息什么的,他们家准备到这边来买房子,我自然要热情一点啰”贾胖子道。

    李帅包道:“又一个国内赚钱国外花的”。

    “你这人狭隘了不是?人家自己赚的钱怎么就不能随心花了,再说了他们这些人不来我们吃什么呀?”贾胖子笑眯眯说道。

    宿山不想谈这话题,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中午了,咱们出去吃点东西吧?”

    “你不是吃了个热狗了么?怎么还不够祭你的五脏庙的?”李帅包问道。

    宿山道:“早上就没有吃什么东西,就等着你们俩过来呢”。

    “我去,你的钱呢?现在扣门到这种地步了吗?等我俩从爱达荷跑过来请你吃饭?”贾胖子一脸怀疑的问道。

    宿山道:“我的钱全买了马票了”。

    “我X!真的假的?”李帅包一听愣住了,好一会儿这才用一种看傻缺的目光望向了宿山。

    贾胖子道:“你信他的,就他小气鬼而且走一步想三步的样子,怎么可能把所有钱都买了马票,几万块呢……我去,不会是真的吧?”

    说到后来,贾胖子看到宿山一脸淡然,立刻追问道,见宿山点了点头,贾胖子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这么有信心?”

    贾胖子问完之后又问道:“买的哪一匹?”

    “我还能买哪一匹啊?”

    “我去!”

    “我了个X!”

    贾胖子和李帅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两人同时望向了宿山。

    “神精病真是发作了啊!”

    “人生总要搏……”。

    “搏你大爷,怎么不把你饿死,你个龟孙~!”

    两人一边说一边直接拉住了宿山,一个挤脑袋一个擂腚上的厚肉。

    “打住,打住!……”。

    “这次回去以后,我给你找一家好医院查一查,这样下去不光是你疯了,老子都要眼着你疯了……贾胖子嘟囔着说道。

    “停,停!我是有信心的,我跟你们说,我有一种感觉……”。

    宿山的话还没有说完,腚上又挨了李帅包一巴掌:“感觉你大爷,我特么感觉我还能住白宫呢,谁把白宫给我?”

    贾胖子这边道:“等这场跑完,你小子就跟我们回去,这辈子别提赛马的事情,你要是再提连特么兄弟都没有的做,原本老实攒钱买农场的娃哪里去了?说,你是不是偷了别人的壳,装成宿山的模样?嗯?快点说……”。

    宿山连忙搭手:“真的,咱们看比赛,要是乌尔坎输了,那我就不提赛马的事情,要是赢了,那跟你们说我可就赚一笔了”。

    这下两人才放开了宿山。

    “走,带这货吃饭去!”李帅包站了起来。

    贾胖子道:“要不去吃那边的中餐吧?”

    “这边的中餐?你还不如啃汉堡呢,都什么味道”李帅包道。

    贾胖子道:“那这样,叫个车去城里吃四川菜,我知道一家地道的四川菜”。

    说到这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正好,现在过去,等回来的时候差不多比赛就开始了,等会把机票订了,咱们带晚回去”。

    “喂,喂!”

    宿山刚想说话,贾胖子和李帅包同时抬起了手,一副你再张嘴就揍你的模样,宿山一看这架式老实的闭上了嘴巴。

    仨人出门打了个车,直接奔着贾胖子知道的四川菜馆子而去。

    一进了馆子,宿山便闻到了一股正儿八经的中餐味道,于是自己的中国胃就开始蠢蠢欲动。

    “红烧肥肠、油焖大虾、毛血旺外加一份羊肉锅子,再给我们来几瓶啤酒,不要老美的,要咱们国产的……”。

    贾胖子找了个地方坐下,叫过了服务员就开始点菜。

    李帅包也不发表意见,自顾自的斟着茶。

    “再添一份平桥豆腐羹!”宿山说道。

    “你不掏钱还有要求!”

    贾胖子有点不满,说完之后示意服务员把宿山点的平桥豆腐羹添上,然后手一挥让服务员去下单。

    “这次回去别想三想四的,老实干你的建筑工去!”贾胖子道。

    “放心吧,一定成的,我对马有一种感觉,以前我没有感觉……算了,就当我没说”。

    看到贾胖子抬起的胖手,宿山闭上了嘴巴。

    等菜一上来,宿山就没有时间和两人扯了,因为大半个月老是啃美国菜,吃的宿山想吐,现在这么一桌子中餐摆在面前,宿山吃的差点连比赛都忘了。

    就着小啤酒,吃着川菜,一脑门子汗,那家伙叫一个舒服。

    吃了快一个半小时,三人酒足饭饱,贾胖子结了账,哥仨打了个车又返回赛马场。

    三人进了赛马场,正好倒数第二场的比赛结束,下面一场就是乌尔坎出场了,胜负在此一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