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马厩 > 第16章 小目标的破灭

第16章 小目标的破灭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光马厩最新章节!

    作为一名还算是出色的骑师,埃米利塔带着小跑来到了乌尔坎的旁边,。伸手触摸着乌尔坎的脖子。

    “克林特,你是不是?”

    由不得埃米利诺怀疑,他实在是想不出为什么一夜乌尔坎的变化这么大。

    “什么?”宿山愣了一下神问道。

    埃米利诺这时自己摇了摇头,说道:“你不会的,怕你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原本埃米利诺还想问问宿山是不是给乌尔坎打了兴奋剂,但是一想到眼前这位马主的马匹知识贮存就知道,就算是有那个心,他也没有地方搞这东西去。

    从业这么多年来宿山可算是埃米利诺见过最白的马主,都不能算小白,而是大白,白的跟雪山顶尖尖似的。

    宿山还真的不知道,他知道有兴奋剂,但是你要和他说什么医学上的术语他就摸瞎了,而且他真不知道有什么渠道可以获得这些东西,在赛马场这边,就算是一般的老马主想要得到这些东西也不是那么轻松的。

    “哦”

    宿山有点不明白。

    埃米利诺这时心情那叫一个好啊,说了一声我去换衣服,就像是瞬移一样人就消失掉了,等着五分钟不到,埃米利诺回来的时候,虽然骑衫还是不显眼,绿色都有点灰,但是人的精神不一样了。

    两人合力洗了一下马,擦干了马身上的水珠,备上鞍具来到了赛马场中的赛道入口处。

    这时候宿山是不能进入赛道的,只有骑师和马一起才能进入赛道,所以在入口处,宿山把埃米利诺托上了马背,自己便走到了旁边,双手扶着栏杆看了起来。

    埃米利诺先是让乌尔坎热了热身,然后收着速度小跑了两圈,都没有放开速度,埃米利诺就感觉到了今天自己屁股底下的马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如果不是认得乌尔坎,埃米利诺还以为换了马呢。

    当埃米利诺经过宿山旁边的时候,不由在马背上笑着对宿山伸出了大拇指,此刻埃米利诺是信心十足。

    看到埃米利诺的笑容,宿山愣了一下,因为从认识到现在,宿山这是第一次见到埃米利诺笑的那么像笑,连眼神中都透着欢喜。

    当太阳从东方跃起的时候,乌尔坎已经跑的微微有些出汗,太阳这么一晒。乌尔坎的身上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此刻不光是乌尔坎,所有赛马场中练习的赛马都像是披上了一层锦缎一般。

    “好兆头啊!”

    宿山的脑子里此刻美滋滋的想道。看着这金色的阳光,宿山似乎觉得一条'金光'大道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就在宿山这边畅想'钱途'的时候,爱达荷福尔斯的小机场,李帅包和贾胖子正准备登机,两人赶着早班机准备去给自己的好友加油。

    加油是给宿山的,至于宿山的那匹马,无论是贾胖子还是李帅包都没有觉得它能赢下一场比赛,哪怕是最低级别的比赛。

    之所以是坐飞机而是不开车去,那是因为两人跟本就没有想到有一丝可能是宿山和乌尔坎一起回来。

    在两人看来比赛一结束,如果马有人要的话那就处理掉,没有人要的话直接往不屠宰场一送,到时候安慰一下宿山,最后仨个小伙伴快快乐乐的回来,回到了爱达荷之后,大家又能像以前一样快乐简单的生活了。

    “等到了加州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控制自己的表情,就算是比赛在结果再差你也要忍住了,不能笑听到没有,免得刺激到宿山……”贾胖子一手拿着机票,一手拎着个小包冲着李帅包说道。

    李帅包道:“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的演技那是杠杠滴,不像是某些人,找的马房那叫什么玩意儿,宿山提一次骂一次”。

    贾胖子道:“他还不满意了,他自己到是找找看,有人收他那匹马么,现在都连累的我快成了圈内的笑柄了,吃累不讨好你说我容易么我。对了,话说回来谁给你的勇气自己说自己有演技的,你的演技就像是天使宝宝杨大宝演戏,全凭后期扣图”。

    “别给我扯这个,咱们都管好自己,等着比赛一结束实在是忍不住就找个地方笑过瘾了再见他,反正有的是时间,比赛在时候他坐在马主席位上,咱们尽量远离一点,给控制情绪留下足够的时间,至于嘲笑他的事情,等回来的时候再说。哈哈哈!”

    说到这儿,李帅包忍不住乐了。

    贾胖子一瞅也跟着乐了起来,两个人在周围人看傻缺一样的目光中,笑的那是前仰后俯的。

    好朋友肯定是该帮你的时候帮你,该嘲笑你的时候也别指望他们放过你,无论是贾胖子还是李帅包都憋着一口气,等着嘲笑宿山呢。

    或许这个笑点两人能用上一辈子。

    等着早晨的练习结束,乌尔坎回到了马房里,宿山一个人慢悠悠的一边吹着小口哨一边往马票机那边晃悠。

    到了马票机那边,宿山抬头看了一下头顶显示屏上的赔率。

    今天一共有七场比赛,最后一场才是乌尔坎的比赛,虽然是个小比赛,但是因为奖金挺不错的,所以算是今天的重头戏,摆在下午四点半钟的时候开闸起跑。

    在显示屏上仔细找了一下,大约花了一分钟,宿山这才找到乌尔坎的赔率。

    “我……你……大爷个头的!”

    一看到赔率,宿山不由骂开了。实在忍不住脏话往个飙而且还是顺口的母语,好家伙那小国骂喷薄而出,完全展示了宿山对于美国马会这帮人的无情鞭挞,与发生内心的鄙视。

    “搞博彩的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粘上毛就是个猴”最后宿山总结说道。

    临来的时候,宿山想着乌尔坎和自己这帮人都快成笑话了,这赔率怎么说也得上几十倍吧。

    宿山没有贪心到上一次报道的那样,有人压中了八十倍,但最少也得弄个二三十倍吧,这特么的八倍是个什么鬼?

    独赢,乌尔坎夺冠的赔率仅仅只是八倍!

    再看看那匹叫的最响的马,赔率将将的还不到二。

    到是有七十倍的,那是乌尔坎第一,然后高赔率的马占前四名,几匹人气马名落孙山。这样的排名,宿山这个有点小后门的人都不敢压,一般人哪可能压?

    原本以前宿山心中有个小目标,那就是赔率一比大几十,这一次用手头的几万美子卷它个大几百万上千万回去,一朝解决一辈子的花销。

    哪里能想到今天一看,顿时觉得一棒子敲到了自己的头上,就算是自己把身家压上去了,那特么的也不过是四十万刀。

    这四十万还得最少交小一半的税,到自己手中最多也不过二十几万,二十几万和几千万的期望值相比,几乎就等于无啊!

    你说宿山要不要骂这些奸滑的美国赛马会?

    四十万!四十万也得买啊,不买的话连这四十万都没有,而且宿山也想好了,拿到四十万就花出去,坚决不让这帮国税局的狗东西占自己的便宜。

    打了张马票出来,宿山这边填好,然后经过机器的识别后,插入了信用卡,随着几声轻微的小动静之后,原本卡上还有几万块,外加自己的信用卡额度,就这么没了。

    就在宿山把马票取出来的时候,一转脸发现埃米利诺这人也站在马票机前面。站在埃米利诺旁边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和埃米利诺的长相有七八分相似,也不知道是他的弟弟还是他的儿子。

    此刻的埃米利诺也看到了宿山。

    冲着宿山笑了笑说道:“我觉得乌尔坎能赢!”

    “必须赢!”

    宿山笑着冲埃米利诺挥了一下手中的马票。

    不知道埃米利诺下了多少钱的注,但是当宿山拿着马票转身的时候,抬头发现自家乌尔坎的赔率已经上升到了一比七。

    反正也不是宿山掏钱,埃米利诺下多少钱都不关他一毛钱的事。

    “这帮贼皮子,真是太奸诈了”宿山回头望了一下马票机,嘴里嘟囔了两声之后,迈步离开了自动马票机。

    回到了马房,宿山看到老山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乌尔坎的马隔间旁边,正伸手抚着乌尔坎的脖子,看那样子似乎像是在抚着情人一般。

    这样的场景让宿山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因为这些日子只有抱着酒瓶子的时候,老山姆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难道是喝高了,把乌尔坎当成了酒瓶子啦?宿山的心中想道。

    不过看看老山姆的样子,宿山又觉得不像,虽然有点醉,但是看起来还是挺清醒的,不像是醉到了瓶马不分的地步。

    抬头看到宿山走过来,老山姆放下了手,同时扭头冲着宿山笑了笑。

    这一笑笑的宿山后背都有点冒凉气,老家伙要是还是以前的熊样宿山真不担心,现在这模样,隐隐的让宿山觉得这老家伙似乎是有所图,而且对于自己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一人没事冲你笑不是因为你长的帅就是因为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宿山也没有自恋到以为自己帅到男人都得冲自己乐的地步。

    “这些天我没有尽到我的责任,我道歉。您放心好了,以后我一定会努力做好本职工作,乌尔坎的前途远大……”老山姆开始说了起来,并且越说越精神。

    宿山只是听着,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不过心中已经露出了不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山姆为什么会突然间发生这么大的转变,居然还玩起了批评与自我批评,但是宿山根本不为所动。

    其实早上的时候宿山并没有注意到老山姆出现在了赛马场的看台上,一边啜着小酒一边望着乌尔坎。

    作为一个老练马师,而且曾经还是次顶尖的练马师,老山姆是不缺眼光的,当他看到乌尔坎轻盈的脚步踩着泥跑满一圈的时候,就知道自己遇上了一匹好马,一匹难得的好马。

    老山姆心动了!

    妻子已经不在了的老山姆,现在突然间觉得看到乌尔坎在G1赛道上披荆斩棘可能会让自己的生活重回正轨。

    也就是说乌尔坎无意之间激起了老山姆的那颗老心脏,一下子让它似乎迸发出了新的活力。

    可惜的是,老山姆的活力迸发的有点晚,宿山这边心意已决,比赛结束之后就会转场。

    别说宿山不知道老山姆现在心中想的什么,就算是知道他也会坚持自己的做法,因为在宿山看来,就算是上帝都不一定会在意你的祈祷,更何况他还不是上帝。

    你的想法和特么我有一毛钱的关系没有?更何况这大半个月来你这个练马师几乎就没有练过老子的马。老子凭什么帮你,又凭啥要再相信你?

    这是宿山现在真实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