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马厩 > 第10章 不可能违法的李帅包

第10章 不可能违法的李帅包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光马厩最新章节!

    出去的时候烈日当空,回来的时候营地里已经飘起了小雪花儿,无论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精彩,回到了自己的小窝总是让人觉得由衷的感到温暖,虽然说此刻的爱达荷州已经进入了冬季,温度也马上要进入了零度以下,稍有点小冷的小窝还是让宿山牵挂不已。

    好好的洗了个澡,然后换上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宿山把自己扔到了房车的小床上,蒙着头直接呼呼大睡了起来。

    一直睡到了第二天近中午,被手机铃声吵醒。

    “喂!”

    宿山摸过了手机,放到了耳朵边上的同时接通了电话。

    “回来了没有?”

    电话那头传来了贾胖子的声音。

    宿山赖洋洋的回道:“回来了,正补觉呢”。

    一连几个月差不多都睡在车后座上,睡的宿山整个人像是要散架了一样,现在回来往床上这么一躺,直接就有一种死在床上的敢脚,似乎是小床长出了双手把他勒在了床板上一样。

    “马的事情怎么样了?”宿山现在最关心的是这个事情。

    贾胖子道:“一言难尽,咱们见面的时候再说吧,等会来家里吃饭”。

    宿山一听便知道没什么戏,对于吃饭自然也就不太热心了,张口问道:“你做?”

    贾胖子道:“我做?怎么可能,李帅包马上过来,说是带了烤肉,他自己腌制的牛肉、小羊肉……”。

    听到不是贾胖子做,是李帅包出手而且还是他亲自腌制的肉,宿山突然间从床上翻了起来:“等会就到!”

    贾胖子做的饭不能吃,有毒!但是李帅包做的饭那就听的宿山满口生津了,在做饭这一道上李帅包甩的宿山和贾胖子不知道多少条街,都能横跨太平洋。

    宿山这几个月风餐露宿的,别说是一顿好饭了,有的时候连个热呼的都吃不上,到不是附近没有好馆子,而是实在是囊中羞涩,大部分的钱都攒了买马了,哪里舍得大吃大喝啊。

    翻身起床,倒饬了一下自己,宿山带着豆丹开着小破丰田往贾胖子家的方向急驰而去。

    到了贾胖子家的门口,宿山发现只有贾胖子的车子,李帅包的车子不在。

    于是一进了屋子,宿山便问道:“人呢?”

    一进了门,宿山便觉得一般子让人舒服的直哼哼的暖气扑面而来。

    不得不说贾胖子的家可比宿山家里暖和多了,人家全屋都是暖气,一进屋差不多得有二十度左右,那家伙真是配的上温暖如春这四个字。

    不像是宿山的那辆小托车里,这时候得盖上两麻被子,还得开上水热毯子才能抗住一夜。

    贾胖子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呢,见宿山过来了把手中的摇控器往茶几上一扔,站起来打量了一下宿山。

    “不错,精神头挺好的,人瘦了一些但是更加精神了”贾胖子夸道。

    宿山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挂到了门口的衣服架子上,然后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伸手拿过了摇控器乱按了一通,一边按一边说道:“你到是胖了不少,少吃一点,太胖了对身体不好”。

    贾胖子根本不搭这茬,坐到了宿山的旁边说道:“你就非要买那一匹?”

    宿山道:“还没有松口?这都几个月了”。

    贾胖子摇了摇头:“那老王八跟吃了秤砣似的,一分钱都不松口,我现在就像是狗咬王八无从下口,你说什么老东西都回你一分都不能少”。

    宿山想了一下说道:“再等两个月,如果不行的话十五万就十五万吧”。

    “现在不是十五万,是二十万了”贾胖子苦笑道。

    宿山听了这才想起来,上次去老头家的时候,老头自己涨价了,自己没在这几个月老不死的居然大言不惭的自己给自己涨到了二十万。

    听到二十万,宿山就不得不另外谋算了,二十万,那就不是买不买的问题了,而是宿山根本就没有招了。

    贾胖子是有点钱,但是突然一下子拿出几万美元来那肯定拿不出来,最多两三万就顶天了,他虽然赚的不少,但是也就是中产往上走点,如果是老美拿他一样的钱,一年下来一分都不带攒的,贾胖子这还算是好的,能攒下小几万美刀来。

    至于李帅包那是指望不上的,原本宿山都没有认为他能拿出两万美刀来,原本以他有一分花两分的性子,就不是攒钱的人。

    问银行?也不看看宿山头顶无片瓦遮身,脚下无立锥之地,银行怎么可能会把钱贷给他这样的人,别说是几万了,一刀都不带贷的。

    “那这样吧,咱们先买两匹小马,先上赛道上跑上,那匹马的事情咱们也不能放松,我总觉得那匹马是匹不可多得的好马”宿山说道。

    这些日子,宿山跑遍了全国顶级的赛马场,几乎能看的G1\G2\G3比赛都看过了,老头手上的那匹马真是一匹非常难得的好马。

    难得主要还是指价位,你要是不缺钱的话,一个暗金的马直接去大马房买就是了,一场拍卖会总会有这么四五匹的,价格从四十万到两百万不等,美金!

    宿山也去过拍卖会,单暗金的一岁小马,虽然说是顶级血统,但是其中数值还不如它的,都是拍卖会上的热门,以在宿山看到的,最低也要四十万刀,要知道这可是没有长成的一岁小马。

    越了解,宿山对于染指这匹马的欲望也就越强烈,如果是口袋里有钱的话,宿山绝对不会和老头扯,直接用钱甩在老东西的那张老脸上。

    现在不是事实不充许嘛!

    别说是拿钱砸人脸了,现在宿山都恨不得有个二货拿钱砸自己的脸。

    “还玩?”贾胖子把他的眼珠子都快瞪成了金鱼眼。

    “玩啊!为什么不玩?”

    宿山现在虽然不能说赢一场级别差点的G1就像是三手指捏个黄豆,但是也有六七成把握,名血统的马宿山肯定不用想了,但是买两三匹中等的马,用自己捡来的装备一武装,然后送到赛场上刷点小钱还是可以滴,不一定会把把都赢,但是中场赢上个七八场还是没有问题的。

    等着赚了一点钱之后,再买马,再装备,这样的话宿山算了一下,只要有十来匹马在赛道上跑,那么他就能稳赚不赔,一年下来光是参加本地小比赛就能步入中产了。

    “你玩吧,我不赔你瞎玩了,你说你挣点钱容易嘛!干什么想不开扔水里啊,这样吧,你把钱给我,我给你扮马玩好不好?……”。

    贾胖子还是想不明白,突然间最理智的宿山怎么就如同一头犟牛一样,扎进赛马这大染缸里拉不出来了呢。

    两人这边说着呢,突然间听到外面有车子响声,不用问就知道李帅包过来了。

    等了不到一分钟,果然李帅包推门走了进来,手中还拎着一个大塑料的保温提箱。

    “喂,有人有点眼色没有!过来拿东西啊”。

    李帅包望着沙发上坐的人五人六的两人,很是不满的说道。

    宿山是屁股像长了钉子一样,贾胖子无奈只能起来,走到了李帅包的身边接过了箱子然后放到了厨房里。

    李帅包这边脱了外套,走到了宿山的旁边,抢过了宿山手中的摇控器继续开始乱按了起来。

    “你们那马怎么样了?”李帅包问道。

    “涨价了,现在想买也买不起了”宿山回道。

    李帅包哦了一声。

    接下来便是一两分钟的冷场时间。

    等着贾胖子从厨房里出来,李帅包说道:“贾胖子,你这几天留点神,可能那老头家会找你卖马了”。

    “为什么?”

    贾胖子很惊讶,问道:“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李帅包道:“什么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一名兽医,虽然在现在的单位是个助理,但是……”。

    贾胖子多机灵啊,看到李帅包这么说,立马说道:“我去,你这小子去那边的兽医诊所找工作去啦?”

    李帅包正色道:“我是个医生不在诊所上班去哪里上班?白宫啊!真是搞笑!”

    “对,对!那我问问你觉得这马是出了什么问题?”

    贾胖子的脸上忍住了笑。

    李帅包一本正经的说:“我哪里知道啊,我只是觉得这马像是吃了咱们国内有一种叫野刺草这样的东西,这东西吃了吧也没有生命危险就是流鼻涕然后嗜睡什么的……”。

    “你喂它吃了这东西?”宿山诧异的问道。

    李帅包一听立刻瞅着宿山道:“喂,咱们是好朋友,但是你不能污辱我的医德!我是个正儿八经的医生,也是个有良知的医生,更是一个好公民,你这么说我要是传出去我一定要去法院告你!再说了我就是个小助理医师,这马又不是我治的……这么说吧,我是永远不可能违法的,一切违法犯罪的事情都与本人无关!”

    “谢谢!”

    宿山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他可真的没有想到,因为自己想买这马,居然李帅包直接跑到了那边的兽医诊所去做了卧底。

    “谢我个屁!”

    李帅包回道:“我跟你们说,如果这马要是有人吃官司那只能是你们,我是一直站在正义这一边的……”。

    “行,行,你正义,你内裤外穿好了吧!”

    贾胖子笑眯眯的伸手揽住了李帅包的肩膀:“那么正义的化身,请问马生病了怎么破呢?”

    “我猜吧,只能扛着,十来天过后身体的毒素排完了,差不多也就能好了,再喂个把月的,也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对了,你的手脚干净吧?会不会有人知道你这方子?”贾胖子还有点担心李帅包做事留了马脚。

    李帅包很不屑的斜了贾胖子一眼:“如果这附近三百里要是有老中医还是治牲口的就当我没有说”。

    “你居然连这都懂?”宿山很惊诧。

    “都说了我是好学生!”李帅包这一刻显得有点风淡云清。

    贾胖子拍了一下李帅包的肩膀大笑道:“好,好,总算是让老子把胸中这口恶气可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