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马厩 > 第8章 临时提价的老东西

第8章 临时提价的老东西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光马厩最新章节!

    驶出了警局的雷克萨斯,已经撞掉的保险杠被绳子捆扎到了原来的位置,左脸摇摇晃晃的大灯也用胶带给贴好了,至于中网什么的那就没有了,因为在原来的地方找了好久,也没有发现中网飞到哪里去了。

    总之原本来的时候崭新的雷克萨斯现的就如同被人用锤子抡过一样,还不是五十一下的小锤,稳稳八十一下的大锤。

    沿着道路,行驶了差不多十来分钟,远离了小镇的路边,车子停了下来,一时间车安静的如同鬼车一般。

    过了两三分钟之后,贾胖子的声音幽幽的响了起来:“快点吧,自己有点觉悟!”

    李帅包这才回道:“你们停我解释……”。

    话还没有说完,李帅包便被坐在旁边的宿山一下子掀翻在了座位上,然后压住了他一一条腿开始给他脱鞋。那边在前面开车的贾胖子也一样,转过身来揪住了李帅包的另外一条腿,同样在脱着他的鞋子。

    三下五除二,李帅包就成了光脚的,而宿山和贾胖子这时全都压住了他的腿,伸手开始挠李帅包的脚心。、

    “哈哈哈哈哈!”

    “嘿嘿嘿嘿嘿!”

    “呵呵呵呵呵!”

    “嗬嗬嗬嗬嗬!”

    ………………

    很快李帅包的口中就发出了让人刺挠的笑声,开头的时候这个笑声还带点欢乐,没到一分钟这个笑声中就充满了杀猪味儿,就像是被人绑上了杀猪凳上的大白猪似的,听起来让人有那么一点点不寒而栗的感脚。

    “两位大哥……哈哈哈……呵呵呵……我……我错……了……呵呵……”

    李帅包瞬间认怂了,一直不住的求饶,可惜的是这一次无论是宿山还是贾胖子都恨的狠了,根本没有松手。

    “两位……大大大……哥……嘿嘿嘿……看……看……看这……这里!”

    没有办法,李帅包只得忍住难受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然后揪出了两张一百美刀来,冲着两人晃了晃。

    看到钱到了面前,宿山伸手一把揪了过来,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继续挠。

    贾胖子这边同样是如此。

    这下李帅包明白了,一百美元无法满足这两个好友,也就是无法平息两人心中对于自c己的愤怒,于是立刻又抽了两张出来。

    收了钱的两人继续挠,没有一会儿,李帅包钱包中的两百多美元就空了。

    “没……没……没了”

    贾胖子放下了李帅包的腿,抹了一下脸上的汗珠儿:“这一次就放过他?”

    “就这么点惩罚?”宿山觉得不够。

    贾胖子道:“怎么可能,这只是中场体息罢了!”

    “那就这样,反正今天晚上也不用投店了,有的是时间!”

    说完宿山也放下了李帅包的腿。

    无论是宿山还是贾胖子对于李帅包跑的这件事都没有什么怨言,如果放到一般人的身上指不定有多恨李帅包,但是这两人的脑回路有点不同,他们会觉得与其留下来三人危险,还不如让李帅包跑了呢,这样的话总会留个能报警的,三人都栽在这里算哪门子事啊。

    两人之所以脑火,贾胖子是因为他撞坏了自己的车,而宿山是因为自己的'房子'被李帅包给弄没了,虽然保险公司会赔车,可是宿山的破拖车就算是赔了钱也不够重新买一辆二手的。

    三人这么一路上,李帅包给挠了三次,其中两次都算是大刑,因为豆丹参与了进来,狗舔的李帅包生不如死,签下了无数类似乎做多少顿饭,请两人烤多少肉之类的协议之后,宿山和贾胖子这才放过了他。

    回到了爱达荷的小镇上,宿山是没家了,只得先借住在贾胖子家,等着赔的款子下来去买个二手拖车,李帅包自然是回自己家住去了。

    至于为什么宿山不去李帅包家去住。那是因为他觉得正常的人都不会喜欢住在李帅包的家里。

    不是说没房间,而是因为这货家里随处可见装着标本的瓶瓶罐罐,你想想一个正常人住这样的地方,往床上一躺,头顶罐子里放着心脏,脚边摆着肺和眼珠子,还都是真的,那多瘮人啊。

    回来两三天,保险公司赔的钱也到了账,宿山准备去二手市场买个拖车,同时呢今天也是约好了去买马的日子,到时候买马买车一块办了,然后开始赚钱。

    大早上的,宿山起来跑了一圈步,然后冲了个凉换了一身衣服。衣服刚套好就听到外面有动静。

    走出来一看,发现是李帅包过来了。

    “贾胖子呢?”李帅包把手中的早点往桌上一放。

    不得不说现在来美国的中国人多,就在这个西部的小城中,也有了几家中餐馆,而且还都是中国人开的,其中一家早上还有包子油条什么的卖,居然还很受附近老美喜爱的。

    宿山拿了碗筷子,往桌子边上一坐把豆浆倒进了碗里,用油条蘸着豆浆吃了起来,在吃的同时伸手指了一下屋内,贾胖子的书房。

    “里面抱着钱哭呢!”宿山说道。

    要买马了,十二万的资金宿山掏了八万,贾胖子和李帅包各借了两万,现在贾胖子就在书房哭他那两万块呢。

    对于贾胖子的习性两人已经习以为常了,每一次只要贾胖子掏钱,那总得摩挲上好一会儿才肯把钱交给人家,也就是宿山和李帅包能借到他的钱,如果是换了别人,只要枪不对着脑瓜子,胖子是死活不会借钱的。

    正说着呢,胖子顶着微肿的眼皮子出来了,看到李帅包来了,张口道:“来啦?”

    “嗯,快点吃吧,今天咱们事还不少呢”李帅包说道。

    宿山抬头看了一眼李帅包:“怎么,你今天也跟着去?”

    李帅包点头应道:“嗯,我今天没什么事情,自然是跟着你们去玩玩!”

    贾胖子抹了一下鼻子:“我看你不是没什么事情,是又逃班吧!”

    李帅包的逃班那是经常性的,无论是宿山还是贾胖子都认为自己要成了李帅包的老板第一个开掉的就是他,因为老话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货直接调了个儿,变成了两天打鱼三天晒网,找个借口就不去上班了。

    要成为李帅包的老板,那真是十分磨性子的,磨不好一口老血飙上来,就被这货给超渡喽。

    “你的那份钱呢?”

    习惯的事情就没什么好奇怪的,对于李帅包翘班的事情两人都不会说什么,贾胖子这边却伸出手要钱。

    “喏!两万”

    李帅包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圈子钱扔到了贾胖子怀里。

    看到别人的钱贾胖子总是满脸笑容的,哪怕是这钱只在他身上呆一分钟,也能让贾胖子展开笑颜。

    接过了钱,贾胖子美滋滋的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布袋子,里面咯咯愣愣的一看就知道是装着钱,除了李帅包的两万,还有宿山的八万块。

    笑眯眯的贾胖子把钱放到了桌子上,坐下来和宿山一起吸溜完了早饭,然后拍了拍钱袋子:“哥几个,走!”

    雷克萨斯现在是不可能修好的,以美国修理厂的尿性,不拖个两三周那车子根本就出不了修理厂。

    三人上了李帅包的皮卡,出了城往老头所在的小镇方向去。

    离的也不远,四十分钟的路程就到了。

    开车四十分钟对于国内来说地方是不近,但是在美国西部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这边说白了就相当于中国的大农村,而且人远没有国内那么多,车子走上三五分钟就能看到个小镇子,这边呢,买个菜开车四五十分钟都不奇怪。

    老头的牧场不大,甚至都称不上牧场,其实就是一个二十多英亩大的马微型马场,有人可能对英亩没什么概念,差不多一英亩等于六亩,二十多英亩也就是一百多亩的土地。

    一百多亩的土地对于国内农民来说挺不小了,但是在美国西部这就是最小最小的农场,再小的话机器都用不起来了。

    对于买东西,李帅包没什么兴趣,于是他把车子停在了门口,宿山和贾胖子两人推开了马场的门,走了进去。

    上次遇到的老头站了屋子门口意思了一下,算是迎了一下两人。

    “你们会养马么?”

    这才一个照面,老头就带着一种疑问的口气冲着宿山和贾胖子问道。

    “我们是没有养过马,但是赛马这东西托管给马房就可了呀”贾胖子回道。

    连握手的余温都还没有退去,老头就提出了这个问题,让宿山有点不爽,不过因为想买人家的马,想挣钱,宿山把这气给忍了下去。

    “那先看看马吧!”

    老头也不多话,直接带着两人往他的马厩去。

    马厩就在老头住的屋子后面,走两步就到了。

    一进了马厩,宿山便知道老头对于马挺上心的,因为马吃喝拉撒一半的时间都在马厩中,这样的话马厩肯定会有味道,马粪混着马尿的骚气是不可能除掉的。

    但是这个马厩味道比一般马厩小很多,可见照顾马厩的人打扫的一定是十分频繁的。

    进了门,宿山便看到了两个小伙子,仅从长相上看就知道这两小伙子一准是老头的儿子或者是孙子,因为脸型长的太像了充分展示了基因在人类繁衍中的作用。

    老头也没有介绍,所有宿山冲两人点头微笑了一下。

    马还是那匹马,就算是离在再近,宿山也看不到两件暗金装备的属性。

    就在贾胖子提出谈谈价格的时候,老头一下子把两人给惊住了。

    “十五万!”

    “不是十二万么?”

    “十二万是卖给懂马的人,你们想买那就十五万一毛都不能少!”老头梗着脖子说道。

    “……”

    无论是贾胖子还是宿山,现在都有一种骂人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