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光马厩 > 第3章 灵马入梦来

第3章 灵马入梦来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星光马厩最新章节!

    夜幕拉了下来,三人在身上抹上了风油精驱赶蚊虫,小烧烤炉子里的火也热了起来,腌制好的大五花肉片往烤盘上一放,瞬间发出滋滋的炙烤声,同时伴着肉香味飘到仨人的鼻孔里。

    贾胖子一手拎着啤酒瓶子,一手拿筷子夹了自己盘子里的一块烤肉,嘴里塞一块肉灌上一瓶啤酒,然后美美的发出一声满足的嗝儿。

    “我说骚包,我要是女人哭着喊着也要嫁给你!你说说你还能算个人么?人长的帅也就罢了,还特么是个学霸,学霸也就算了,还特么的会做饭,中西餐都会做,还不是一般街边的手艺,会做饭我也能忍,但是特么的你连飞机都会开是几个意思?……”贾胖子絮叨道。

    这样的情况也不是宿山第一次见了,每一次贾胖子吃到了美处都要向李帅包发出这样的灵魂拷问,头一次还新鲜,老这么来就有点无趣了。

    埋头吃肉喝啤酒,宿山把自己的眼皮子给耸拉了下来,吃这么两口扔一块看起来过肥的给豆丹,也只有这时候豆丹才会摆一下尾巴,尽一条狗对于主人该有的热情。

    “我出现在你们面前,就是为了让你们惭愧,知道什么样的人叫有天份还比你们努力……”李帅包的回答也一如往常的欠揍。

    不过宿山和贾胖子都不当回事,有好吃的谁有空理他王婆卖瓜,再说了,从某种意义上人家说的也是这么回事,虽然是个小兽医,但是人家李帅包的生活方式那是健康的一米多深,每天六点起床,晨跑到七点,然后自己做点吃的,不是上班就是去健身,十点钟左右不上班的话开始学习,正儿八经的学习医学知识,中午吃个饭下午小睡半小时,又学习,到五点钟少吃点东西又泡健身房,十点钟准时上床睡觉。

    这习惯宿山认为李帅包只要不破了童子身,能和一只乌龟比长寿。

    “我为什么和你做朋友?就是哪一天我没钱花了,沦落到要去街上要饭了,顺手操起一个木棍子打昏你,把你扔一又肥又丑的老富婆的床上,让你给老子赚钱去!”贾胖子一边撕扯着肉,时不时的抹一下嘴角两边的油花,嘟囔着说道。

    这样的对话都是老套路了,宿山这边时不时的也插上两嘴,不是损一下贾胖子就是李帅包,反正损友嘛,这样相处起来才叫舒坦,正儿八经的那就不是朋友显得生份了。

    吃饱喝足,闹腾到了八点多钟,贾胖子和李帅包就起来准备回去。

    宿山也没有留,因为这点小酒对于他们来说开车没有问题。要说美国这边也奇怪,警察抓酒驾也不测酒精,而是让你走直线,你要是能走直线就不算酒驾,要是走不了那嘿嘿你就麻烦啰!

    两三瓶小啤酒对于李帅包和贾胖子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开车那是一点问题没有。

    改装的大皮卡是李帅包的,宿山可没有钱买这东西,贾胖子钱到是有,但是这货太扣门根本不会买这么一个油老虎。

    宿山开个车?二手的小丰田,至于为什么是这个车,第一是便宜,第二还是便宜,不光是买起来便宜,用起来也便宜,很适合宿山这样没钱而且不太会摆弄车的人使用,因为毛病少啊。

    要是有钱宿山还想开劳斯莱斯呢,没钱怎么办?那只有小丰田喽!谁让你没这个实力呢。

    送走了两朋友,宿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战场,便转回到了房车里,先冲了一个凉之后,回到了床上,双手抱着后脑勺开始思量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从脑子里有个不名所以的声音,到现的成了一个可以看穿马指标的东西,宿山隐隐的觉得自己的好日子似乎要来了。

    美不滋滋的想着想着,宿山就睡着了。

    当宿山睡着没有一分钟,似乎有个影子从宿山的身体里爬了出来,慢慢的化成了一匹瘦小的马形状,这匹马很搞笑,大脑袋大眼睛,短身体大长腿,就像是个刚出生的小马驹子似的。

    而在这个同时,宿山的梦中也看到了这一幕,同时脑袋里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还是那种不知道什么语的语言,但是这一次宿山似乎明白了这个声音要传达给自己的意思。

    什么传承什么的宿山都不想知道,他就是想知道这声音是不是以后还在,好在一分钟后这个声音就说什么传承完成以后永不相见的话。

    捋了捋之后,宿山弄明了,这玩意是什么灵兽修炼什么的,反正不是地球的完意,至于为什么来到这里那声音没说,宿山也不感兴趣,反正他是有点弄明白了,自己这辈子怕是和马都分不开了。

    弄明白之后事情似乎是简单了,宿山需要找到有装备的马,用熔炉炼化装备等到两个什么的尘,一种可以提升熔炉等级,越高等级的熔炉越易出尘,另一种尘可以洗装备,蓝装和黄装都可以冼出来比暗金更强的数据来,当然这事得看脸,以声音的叙述,宿山觉得和刮刮乐中个一两千差不多,不会像七位数那么变态,但是也好的有限。

    熔炉的等级越高,那么兽灵,也就是从宿山体力飘出来的无形之马灵力也就是越高,这玩意可以净化疾病,不光是对兽的,也能对人,而且这玩意还可以捕获自然之力,宿山的理解就是拨苗助涨让草树什么的长的更丰茂一些。

    反正大体是这样,其中一些细节方面那就要宿山自己去体会了,声音的主人已经没有灵力了,算是要湮灭了,也就是死翘翘哩。

    总之这是个好东西,宿山的苦日子看样子要一去不回头了。

    一觉睡的美滋滋,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没有了生活的压力,这么多年来,宿山第一次睡冒了头。

    就在宿山睁眼的那一瞬间,那匹光形的小马也重新卧回到了宿山的身体里。

    虽然宿山觉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夜的梦,光形马看到的东西就像是他自己亲眼目睹的一样,但是一睁开眼,宿山觉得自己精神的能打死一头牛,全身似乎都充满活力。

    起来冲了个凉,顺带着刷牙洗脸,宿山带上了工具准备出门干活。

    虽然昨晚有了那样的惊喜,但是今天的班该上还是得上的,一方面是赚钱,二来也是要对老板有个交待。

    通常国人来美国,遇到国人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想方设法坑你的,一种是真心想拉你一把的,现在宿山的老板就是属于后者,对于国内的新移民很友善,很乐于帮助大家在美国扎根下来,当然了赚钱人家是肯定赚钱的,但是在赚钱的同时顺带着能帮一下同胞,这一点是很值得肯定的,不像是有些人心都黑了,专门坑自己的同胞,而且这样的人还不在少数。

    钻进了自家的二手小丰田,宿山开着车子出了营地,在镇上的小餐馆子里买了一个热狗,一边吃着一边往邻近的小镇上开,新的工地在那边,所以宿山每天早上只要不下雨都得开四十来分钟的车去工地干活。

    到了工地,很多工友也都到了,大家都在整理东西。

    “小山,今天看起来精神多了,以后常休息,张驰有度才好”。

    一个工友和宿山打起了招呼。

    大家都是国内来的,最少都在美国呆了七八年了,但是凑在了一起还是习惯讲中文。

    “都好么?”宿山也和大家打起了招呼。

    打招呼归打招呼,聊天归聊天,但是手上的活可不能停,很快宿山就加入了劳动大军中。

    现在宿山的活儿就是和工友们一起新建一所房子,正常的美式两层的小楼,上下一共三百来个平方,像是这样的房子宿山都不记得建过多少了。

    现在这边的建筑市场,中国人的施工队伍是最受欢迎的,因为同样一个房子,白人或黑人的施工队要干六个月,老墨的施工队要三个月,而国人的施工队呢仅仅要两月,而且建的还是又快又好,同样的价钱你作为业主的话选谁?

    所以中国施工队一出,原来懒散的白人和黑人施工队一下子就没了生意,没了生意这帮人也就干别的去了,渐渐的建筑市场就剩老墨和中国施工队竞争了。

    从早上过来,到中午宿山几乎没什么休息,除了喝水上厕所的时间和所有工友一样埋头干活,在大家的辛勤劳动之下,一栋房子慢慢的成形起来。

    中午十五分钟吃饭,吃完了饭继续开工,这也就是中国人的施工队,换成白人黑人早闹翻天了,他们得有午休时间,等着午休完了起来溜跶一会儿发现,我去,到五点了该下班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天色黑了下来,宿山这边才收工。

    等着收工的时候,正巧老板过来发工资,这里和国内不一样,这里一般都是一周发一次工资,并不是一个月发一次,今儿正好是发工资的时间。

    “头儿,以后我可能就不来了!”

    领了工资之后,宿山把老板拉到了一边说道。

    老板姓徐,五十来岁,十六岁从国内跑到美国来讨生活,曲型的山东大汉,一米八快一米九的个头,身材硕壮有点丰腴。

    “怎么,攒到了买农场的钱啦?那恭喜你”老板挺替宿山开心的,像他这年纪的人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了,买个农场肯定比在工地上活的舒服,所以老徐也挺替宿山开心的。

    宿山道:“还没有定下来,不过也不一定,说不定混不下去了,我还想回来呢”。

    “你要是想回来随时一个电话,我这里只要有活,那就没的说”老徐拍了拍胸口。

    老徐也挺喜欢宿山这个孩子的,像宿山这样年纪的孩子老徐就没有见过几个能吃苦的,包括他家的孩子,整天走个路都没有正形,理手划脚的玩什么RAP,在老徐看来就是没正型,男人老实点求一门养家的手艺多好。

    看多了不靠谱的,像是宿山这样的就很难得了,老徐也希望手下勤快的员工多一些,那他也就少操点心。

    简单和老徐告了个别,和工友们也客气了几句,宿山钻进了车子,一路往回开。

    后天就是周五了,宿山准备周五一早出发去加州,明天呢自己准备去公共的马场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