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撩过的NPC活了 > 53.053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撩过的NPC活了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游戏做出这样的反应, 估计也是为了让玩家明白小包子的重要性,免得天天和姻缘子谈恋爱,把生下来的崽崽扔在旁边。

    喻言在宝宝商城里搜索有没有假发, 假发没搜到, 倒是搜到各种可爱的帽子,立刻剁手买了几顶, 挨着给人鱼宝宝换,直到换到一顶青蛙卡通帽时,小家伙耷拉在床边的尾巴立刻翘起来,说明他喜欢这顶。

    孩子嘛,小时候都皮,喻言完全能理解, 现在安慰完毕,该教育的还是得教育。

    喻言说:“崽崽啊,火是不能玩的,不然下次就不是烧头发这么简单了,说不定你的房间也会烧了, 你的这些玩具还有我给你买的漂亮床都会烧了,到时候你就没地方住啦。”

    又吓唬他:“玩火的宝宝不是乖宝宝, 你若是再玩火, 我和你爹地就不要你了。”

    “别……”容词刚要阻止,奈何喻言打字打的快。

    人鱼宝宝现在说话虽然还不太利索, 但爹妈的话大部分能听懂了。

    听到前半段还好, 听完最后一句, 小家伙当即哭了出来。

    容词无奈扶额,人鱼宝宝一般不会哭,但一听到爹地不要他或者妈咪不要他的话,铁定哭。

    喻言觉得自己教育的不错——他小时候不听话,两个爹就是这么吓唬他的,尤其是喻歌,一肚子坏水儿。

    比如他不想吃蔬菜,捣坏喻歌的实验器材,撕坏向天岳的文件,把家里弄的一团糟……每每干了这些坏事后,俩爹这么吓唬他,他就会老实一段时间。

    过不了多久,恢复原形,周而复始。

    当看到屏幕里人鱼宝宝眼睛周围哗哗出现两条宽面条泪,很快将屏幕淹没大半时,喻言:“……”

    谁说游戏中的儿子好哄的!

    屏幕大半被人鱼宝宝的泪水掩盖,喻言哭笑不得,正要继续哄时,容词说了句:“不许哭。”

    喻言:“容容,你这样太凶了!”

    喻言:“会吓着咱儿子的!”

    第三句话喻言还没打出去,淹没大半屏幕的泪水忽然消失,女版喻言把人鱼宝宝抱在怀里,至于容词——他手中站着八尾朱雀,讨好的看着容词。

    容词指尖轻弹,八尾朱雀怂哒哒的飞走了,窝在女版喻言怀里的人鱼宝宝抽噎着喊着他的朋友:“啾啾~”

    容词淡淡的朝他看过来,人鱼宝宝闭上嘴,不敢吱声了——他已经学会察言观色。

    他朝女版喻言看去,他隐约能明白,这并不是真的妈咪。

    他想要真的妈咪,爹地老是欺负他。

    喻言不知道游戏空间里发生的一切,见人鱼宝宝停止哭泣,忍不住乐了,宝贝老公有做严父的潜力。

    容词:“言言,你不能太惯着他。”

    喻方:“他是咱儿子嘛,我当然得宠他。”

    刚说完,一个电话闪进来,喻言愣了下,这串电话号码他再熟悉不过——是喻歌的。

    喻歌怎么知道他新号?

    曲沉说的?

    喻言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终于想起他这个被下药的儿子了?

    从他离家出走到现在,有十多天了,曲沉那边一直没有接到喻歌和向天岳的消息。

    喻言把电话挂了。

    几秒后,电话又打进来,喻言继续挂,心想再打一次他就接。

    然而手机却沉寂下去,再没有电话打进来。

    喻言:“……”

    他在纠结要不要打电话回去。

    若是打了的话,不就代表他服输了?

    这件事错的又不是他,他够懂事的了,都没把那孙子的事捅出去,只揍了一顿了事。

    他们要是真想找他,就算他换了手机号,换了微信,何至于现在才找到?

    想着想着,气性又涌上来,懒的打电话向曲沉求证是不是他把号码给了喻歌,重新回到游戏中,全副心思陪老公儿子。

    小红啾窝在喻言身边,容词不知道喻言发生了什么,但能感觉到喻言在难过。

    看着喻言开开心心的和他说话,容词眸中的雾色渐渐浓了起来。

    他被困在这个游戏世界,无法给予喻言任何帮助。他目前能做的,便是在游戏中陪着喻言,让他能有机会忘掉不愉快。

    陪完游戏中老公儿子的喻言退线,打开电脑,先是看了下邮件,又收到几家设计公司发给他的面试函。

    这段时间他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玩游戏,也在考虑工作的事,总不能坐吃山空。

    他专业学的是设计,留学回来后,他找了家设计公司,职位是设计总监,不过只上了几天班就去了星秀。

    因为他偶然听到向天岳打电话,这才知道星秀有个当红艺人,被对家公司花高价挖走,这个艺人的离开,给星秀带来不小的损失。

    然后喻言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忽然就有了主意。

    公司走了棵摇钱树,那就再来一棵,他自己当棵摇钱树不就好了,反正都是给自个儿家挣钱。

    他把这个决定说出来时,喻歌没有意见,他一直尊重喻言的选择。向天岳刚开始不同意,娱乐圈水深,后来见喻言态度坚决,想着让他出去闯一闯也没关系,就同意了。

    喻言看了一圈邮件,没有他特别喜欢的公司,反正不急,退出邮箱,他把手机里和容词约会的小视频全部导出来,准备将它们剪辑成一个长视频。

    做视频的时候,小红啾就飞到他的肩膀上,直勾勾的盯着电脑屏幕。

    花了一个多小时,喻言做出一个两分半钟的小视频,他将视频画面美化了一遍,让镜头拉近拉远,这样显得更有韵味。

    重复看了十多遍,喻言把视频导进手机,关掉电脑,随后去浴室洗漱。

    小红啾收回粘在喻言身上的目光,静静站在手机旁。

    不一会儿,尾翎处出现淡淡的荧光,接着荧光越来越多,小红啾的尾翎慢慢多了五根。

    一共六根尾翎的荧光拢聚在一起,待消失后,原地多了具透明虚影。

    这是容词二分之一的意识。

    容词目光冷静的打量周围,片刻后,嘴角缓缓上扬。

    他成功了。

    自从他和喻言的好感度上升了一级后,游戏空间对他的束缚感又弱了一层。

    他连着送出朱雀的五根尾翎,顺便将自己的意识带出来,这些意识拢在一起,让他可以脱离小红啾,以意识流的形态出现。

    等他将规则束缚彻底打破,便能完全出来了。

    喻言洗完澡才发现自己忘了带睡衣进来,匆匆擦干身上的水珠,用浴巾裹住,拉开浴室走出去。

    小红啾以及透明虚影容词的身体同时僵了下,喻言可看不到容词,也没注意小红啾的异样——就算看到,也不可能从它的鸟脸上看出什么来。

    容词抬眸,默默注视着喻言,脚下走了两步又停住。

    喻言从衣柜里拿出睡衣,取下浴巾顺手扔在床上,容词怔了一瞬,脸色闪过些许不自然,尔后下意识移开目光。

    等再转头时,便见喻言边套裤子边往他走来,他没来得及往后退,被喻言穿身而过。

    容词:……

    “?”喻言是想拿去手机,他猛的停下,回身看去,空空一片。

    容词和他面对面,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容词能看到他漂亮的瞳孔中一闪而过的疑惑和迷茫。

    奇怪,喻言挠了下头,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但哪里不对,他又说不上来。

    他转身去拿手机。

    容词松了口气,跟上去。

    喻言重新点开他制作好的约会视频,这个视频他百看不厌,嘴上还不忘夸赞:“我家容容怎么能这么好看。”

    他把手机放在床上,穿剩下的衣服,穿完后躺上床,拿起手机。

    容词悄悄坐在床上,听到喻言自语的他唇边泛起笑意,随后伸出指尖轻触喻言的脸,但伸到半空,又克制的收了回去。

    喻言又看了几遍,困了,打了个呵欠,将手机放在一边,正准备睡时,忽然想起什么,猛的坐起来。

    “我就说有什么不对劲。”喻言看着柜子上的小红啾,从他出浴室后,小红啾就没飞过来跟着他,现在他要睡了,也没飞上床。

    喻言虽然给小红啾买了豪华窝,但它从来不睡,晚上都是睡他枕头。在确认它不会乱拉之后,便也随它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