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若爱命中注定 > 第114章 隔阂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若爱命中注定最新章节!

    本来他是直接去大地孤儿院院长住的乡下,车已经开了一段路,王洋接了线人的电话,查到那些人很早离开了乡下,差不多应该回了市区。

    陆时靖吩咐王洋把车开到书吧门口去,果不其然,等待了半个小时,一辆昂贵的商务车停在了路边。

    后座打开,男人抱着面色苍白的女人从车内走出来,女人紧闭着眼睛,依偎在他的肩头,两人的距离很是亲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对情侣。

    陆时靖额头上的青筋弹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王洋只见大老板直接下车,身上还是那套病号服外面套了个夹克,里面一条一条的蓝白条纹清晰可见,但即便如此,陆时靖高大修长的身材仍然非常有杀伤力,气势不容小觑。

    陆总这是要干什么?

    王洋随即跟了过去。

    陆时靖不偏不倚的站到了魏言修面前,一道阴影落下,海市的天虽然晴了,但昨晚的疾风骤雨留下的痕迹太多,树叶上到处滴水,马路上东一块西一块的水渍,有一种濡湿不舒服的感觉。

    魏言修抬头,两个人目光对视,似电光火石的瞬间,已交锋了无数次,相互散发出来的气息,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冷气。

    “把她放下。”

    陆时靖质问道,面目中杀气在酝酿,沉淀。

    昨天晚上开始,他让王洋调查怀音失联的事情,既然她是和魏言修一起离开的,就直接从孤儿院的人查起,费了点手段,甚至动用了一些关系,才从孤儿院的人那里查到了怀音和魏言修去探病。

    这一定是魏言修的诡计,他究竟有什么目的?利用曾经的身份接近怀音,会是简单的爱慕吗?

    “她受了点惊吓,不过没什么大碍,刚刚在车里睡着了……”魏言修顾左右而言他的道,一副挑衅的嘴脸不言而喻,真的是分分钟要把人的火爆脾气给激出来。

    陆时靖现在是没有完全康复,但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不能被对方给激怒,伤口隐隐作痛,他的脸上表情很冷,随时会挥出一拳。

    尤其是,近距离看,怀音身上披着一件男人的外套,脸颊泪迹未干……他根本不知道怀音出了什么事情,魏言修又对她做了什么。

    脑子里联想到最坏的东西。

    而此时此刻,她在他怀里,睡得如此安心。

    “最后说一遍,把人放下,你可以滚了。”他压住怒火,从齿间扯出几个音节来。拳头发紧,指上的关节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

    魏言修充分感觉到对方的咬牙切齿。

    魏言修说:“我是没问题,不过,陆总的身体确定可以承受住她的力量吗?陆总是病人,病人就该好好的呆在医院里休息。”

    闻言,陆时靖的身体微微前倾,被王洋挡了一下,“陆总,不要……”

    王洋的目光警觉性的盯着魏言修,眼神中充满了同仇敌忾的敌意。

    “你让开。”

    陆时靖本来就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男人,自尊骄傲什么的看得极重,他绝对不会允许魏言修的挑衅。

    陆时靖又过去了几步,果断的抱住怀音,但是魏言修却没有松手,反而与他较劲了。

    两边的力量都很大,虽然表面上看着是没有太明显的动作,其中的暗潮汹涌,从他们的眼神,他们之间的气氛中一目了然。

    王洋真的是为陆时靖捏了一把汗,只见陆时靖额头上沁出密密麻麻的薄汗,屏息,身体的肌肉以及血液全部调动起来,集中在了双臂之上,反观魏言修,亦复如是。

    王洋是急死了,对方分明知道陆总身上有伤,故意与他较劲,从而达到打击陆总的目的,不让他的伤口恢复,简直太阴险了。

    魏言修是特种兵出身,陆时靖即便是在没有伤的情况下,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两人对峙了大概五分钟之久,中间的怀音发出了一记轻微的呻、吟,眉头蹙起,好像不舒服的样子。

    魏言修眼神中略有动容,慢慢的卸下了自己的力量。

    另一边,陆时靖顺利的接住了怀音,他的身体重颤了一下,眉间的一抹沉重还未聚集,立即散了下去,有几分隐忍的样子,被他的面无表情缓缓的掩饰掉。

    魏言修嘴角勾起,扔下一句话:“陆时靖,这个女人会是我的,等着瞧。”

    说完,扬长而去。

    嚣张跋扈,又充满着自负!

    对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智商在线的对手,魏言修就是这种人,陆时靖不曾对他小觑过。

    陆时靖的眸子冰冷的看着他。

    “陆总,我来,你的伤口……”王洋的话说了一半,重新吞了回去。

    陆时靖没有回答,坚持把人抱进了后座,动作隐忍中带着小心翼翼,期间,怀音由始至终没有醒来。

    陆时靖顶着苍白的脸,往后靠着休息。

    王洋吩咐司机马上开车,隐隐瞥见陆时靖里面的病号服,有一抹红色晕染开来。

    伤口崩开了。

    王洋心里暗自叹了口气,陆总就是这样,什么时候都要逞能,明明自个儿都站不稳了,还偏要抱个人,跟人较劲。

    都疼得说不出话来了吧,毕竟才过了二十来天,哪有那么容易愈合啊。

    果然,回医院之后,被主治医生责备吐槽了好一阵子。

    陆时靖寒着一张脸,气场太强大,主治医生当然不敢在他面前多哔哔,主要是冲着王洋来的,王洋是态度工整,连连保证,就差没写个检讨和保证书了。

    陆时靖这边重新包扎好了伤口,坐上了轮椅,便让王洋推了他去怀音的检查室。

    医生已经做完了初步的检查,陆时靖问:“她怎么样?”

    “这位女士没有大碍,手臂内侧以及颈子处有几道淤青,她的皮肤比一般人更敏感一些……”

    总之医生只是说她身体有些虚弱,受到了惊吓,现在睡得比较熟,输点营养液就可以,或者什么都不做。

    在医生看来,挺轻描淡写的毛病,不过有钱人么,有事没事的喜欢作一作,小题大做,正常。

    陆时靖定神落在她被撕裂的衣服领口,问:“她有没有被人性、侵?”

    对于家属的直接,女医生还愣了一下,随后不确定的回答:“……应该没有。”

    陆时靖沉声道:“我要听的不是应该。”

    配合上他阴沉莫定的表情以及犀利的眼神,女医生吓得一哆嗦,手脚僵乱的转过去,准备重新给病人检查一遍。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又说不上来。

    这一会儿要是被检查出来,病人家属的态度那么凶狠恶劣,还不把病房给拆了啊。

    正当检查室里气氛降到冰点的时候,主人公醒了。

    因为针头打到了手背上,有痛感传来,她惊醒过来,睁开眼,发现是医院了,到处都是酒精消毒水味道。

    “我怎么在这里……”她微微仰头,便看见了轮椅上的陆时靖,嗯,黑着脸的陆时靖,满脸的诧异,“靖哥,怎么是你,我现在在哪里?”

    她托着脑袋,眼睛睁了又闭,闭了又睁开。

    “女士,正在给你输液,配合一下。”旁边小护士温柔的说。

    怀音拒绝了,快速的收回手,“不用输液,我没事。”

    女医生的视线在两个人中间打转,这到底是检查呢还是不检查呢?

    “不用输液了,你们都出去吧。”这话是对着病房里的一干人说的,随后陆时靖望着怀音的眼神秒变的宽容起来,“你现在已经在市区了,魏言修把你送来的。”

    虽然宽容了一丢丢,但是那股子霸气外露的冷意,还是那么的强烈,摄人。

    众护士医生:这里是消毒室,你让我们出去??!

    喧宾夺主,本末倒置。

    一听到魏言修的名字,怀音的面色就变得很难看,眼神也是飘忽不定的,局促不安。

    “先生,女士,病人还在外面等着,你们……”能不能先出去?

    几个人不好意思的离开了消毒室。

    安静的病房里,王洋贴心的给两人留下了独立的空间。

    怀音的气色仍旧不是很好,她勉强打起点精神来,因为从王洋口中听说陆时靖的伤口崩开了,二次包扎消毒。

    “怎么会碰到伤口的?那么不小心。”怀音心疼他,满脸的担忧不加掩饰。

    陆时靖今天的情绪透着些严肃的味道,盯着她看了会儿,却不回答。

    盯着她看的时间长了,怀音浑身不舒服起来:“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你昨天去哪里了?”他的视线密不透风的问。

    怀音似是有准备,稍滞片刻便道:“我之前没告诉你,昨天一个孤儿院的女同学来找我,一块儿去探望生病的院长……至于魏言修,她是孤儿院曾经的一个学长,碰巧遇上的,昨天暴雨所以大家在院长家里住一晚,今天早上他送我们回来的……”

    倒是挑不出任何的毛病来。

    魏言修要抱她,她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

    陆时靖静静的听着,那双深褐色的眸子似乎要看穿她的一切,“你确定只有这些吗,有发生其他的事情吗?”

    怀音心虚了一下,把昨天反胃的事情说了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