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爵婚:深夜溺宠 > 373、感动了?(2)

373、感动了?(2)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第一爵婚:深夜溺宠最新章节!

    她想了想,刚刚喝完酒,到后边小聊了会儿,席澈都挺淡定的,听夜小姐说还出去买酸奶,回来还继续照顾他们,完全不像喝醉,结果……

    这个人表面功夫也太好了,居然绷得那么好,像什么事没有一样!

    如果不是她晚走了一步,谁相信席澈后来抱着马桶吐了?

    蓝菲亚略微叹息,忽然感同身受,在外的名誉多么华丽、多么传奇,也只有自己知道这一切维持得有多辛苦。

    就这么点私底下的形象都如此,席澈这个人平时对自己得多严格、多辛苦?

    *

    寒愈的车子上。

    加长版豪车,夜千宠和他坐在最后一排。

    前面的萧秘书和林介都很安静,唯独她旁边坐着的男人并不是那么回事。

    她以为这个男人也喝了不少,应该会难受,安安静静的闭上眼睛一路睡到寒公馆。

    然而,车子开出去没多远,他便不断的往她旁边靠,甚至还想去挽她的手臂。

    夜千宠不习惯他这么贴过来,一味的往旁边让,最后没地方可以让了不得不耐着性子看了他,“你能不能好好坐着,一直拱我做什么?”

    她无处可躲了,男人也总算挽到她的手臂,虽然太纤细,抱着没什么安全感,还是抱着她整个人比较舒服。

    但是这会儿男人力气不多,只好将就。

    低眉,略微眯起眸子看着她,“我拼死保住了你送的戒指,不觉得很感动?”

    夜千宠忍不住笑了一下,“送给你了,那就是你的东西,你的东西你自己保住了而已,我感动什么?”

    “是么?”男人听完薄唇动了动。

    然后趁她没地方挪,那么高大的身躯,忽然把脑袋放在了她肩上。

    夜千宠不可谓被他这个动作吓到,但是一脸惊愕,蓦地侧过身。

    男人倒是神态自然,酒后微醺,扳过她的身子,继续压住她的肩,嗓音带着酒意的沉迷,“我喝多了。”

    那语气,莫名带着理直气壮,又有些撒娇,非得靠着她。

    夜千宠身子都僵了。

    毕竟,她是真的没见过这个男人还有这个样子的时候。

    除了刻薄,耍贱,这是……

    冷萌?

    过了会儿,她才淡淡凉凉的道:“今天不是气势汹汹吼我滚下车么?”

    “这不是来接你了?”男人闭着眼,倒也十分讨好的道。

    夜千宠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扭头看向窗外。

    男人实在是重,她本就娇小,靠了一会儿还行,十几二十分钟之后,她只觉得肩膀酸疼。

    “喂。”她轻轻动了动手臂,试图让他靠在座椅上。

    “嗯?”男人倒也动了动,嗓音从喉咙里发出来。

    然后抬头眯着眼看她,两秒后又靠了回去,还是那句话:“我喝多了。”

    夜千宠有些无奈,“我看你酒量挺好,划拳技术也不错,早不知道玩过多少次了吧?”

    还说人家席澈玩划拳是低级游戏。

    正说着,发现男人搭在她肩上,但也正眯着眼看她。

    然后听他冷不丁的提起:“项目的事,的确没有转圜余地了?”

    才说到中午让她滚,他就问这个。

    夜千宠也点了点头,“嗯,差不多。”

    男人听完稍微舒了一口气,然后一言不发的从她肩上离开,坐直了,一手抬起来按着太阳穴,双眸微阖。

    可能是拉开了距离,也一下子觉得他又恢复了刻薄男的那股子冷漠无情。

    她转头看了看他。

    看得出来,错失这么大一个项目,他心里是极度懊恼的,但是没有像中午那么暴躁的对待她。

    而是自己沉默着。

    夜千宠再次看了看他,可能是真的喝多了。

    “实在难受的话可以停车休息会儿。”她道。

    男人依旧沉默着,只是稍微摆了摆手。

    车子在夜里行驶着,车内也变得安静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夜千宠的注意力才被拉回,听到男人沉声问:“家里有药么?”

    夜千宠不解,“醒酒的?”

    男人摇头,转过来看了她,酒后轻微醉醺的缘故,感觉他双眼皮很明显。

    然后听他道:“活血化瘀的。”

    她摇头,不知道。

    也就这次回来住的时间,她都挺长时间没回寒公馆了。

    张驰开的车,已经应了声:“经过药店我去买吧。”

    张驰是专门来接人的,没跟着喝酒,他也以为是要买解酒药,结果不是,所以他也不知道要这个药干什么。

    总之,去买就对了。

    车子在路边停下的时候,男人依旧是阖眸不语的靠着座椅。

    等张驰把药买来,从窗户里给他递进来,他才伸手去接。

    车子再次启动,男人已经看了她,顺势把药膏递过来。

    夜千宠不解。

    男人薄唇淡淡的碰了一下,“自己身上青一块感觉不到疼?”

    她微愣。

    “睡沙发上摔下来的?还是慕寅春给你动手了?”他又淡淡的问。

    之前就担心她从沙发上掉下来,还特地嘱咐了一下。

    结果他下楼,她人都不见了。

    夜千宠没回答,眼看着他都要上手扒她的衣服了,她才连忙往旁边躲了一下,也把药膏拿了过来。

    这才淡淡的看了他,“你又怎么知道了?”

    如果他不说,夜千宠是真的没去在意,这会儿更是随口一问。

    结果,刻薄男目光看定她,回答:“抱你的时候。”

    就是在席澈那儿,抢她的沙发的时候,她在他怀里挣扎蹭了半天,肩头那儿轻了一块也不是很难发现,就是不知道别的地方还有没有。

    他特地记着的。

    满月楼说了,对女人,细心、体贴绝对是杀手锏。

    见她没动静,男人略微勾唇,“感动了?”

    夜千宠抬眸。

    原本是有一点,但是他这么一问,她就明白过来了,这男人是为了讨好她而讨好她,每做一件事,都特别想知道她心里的感受?

    别的事情上心思谋虑很重,对她摆出追求讨好这事上倒是挺耿直,免了她费心思猜了!

    于是她也顺着点了点头,“谢了,这么有心。”

    男人受用的勾了勾唇。

    夜千宠见他刚刚还萎靡的闭着眼,这会儿已经拿了手机,把亮度调到最低,不知道是在安排工作,还是跟谁闲聊。

    刻薄男确实是在闲聊。

    在他和满月楼、宋庭君的群里,发了句:【哄回来了,评估报告给我。】

    这么晚,宋庭君倒也没睡。

    看到他的信息,忍不住失笑,又一本正经的语调:【你说哄好了就哄好了?我又看不见。】

    男人低眉盯着手机,指尖都用了个些力道:【不仅哄了,还额、外、服、务!二十分钟,我到家要见到评估结果传真!】

    他的额外服务,指的当然是让她感动了的主动买药膏。

    发完那一句,他就收起了手机,又侧首看了看车外。

    忽然开腔:“你们俩不下车?”

    说的是萧秘书和林介。

    夜千宠抬眸,这才发现,不知道是刚好路过,还是他吩咐张驰特意绕到这里的,确实车子刚好经过酒店。

    听到他问话,张驰更是顺势把车子就停了下来。

    夜千宠的计划里,明天或者后天,应该就启程飞华盛顿,如果早点走,他们肯定得把自己放在酒店的行李都收拾上。

    于是也看了前面的两人,“你们俩今晚住酒店吧,把东西收拾好,看看机票。”

    林介稍微迟疑。

    刻薄男语调慢悠悠的,“住我那儿有什么不安全的?”

    林介这才看了她,“那你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夜千宠点头,“好。”

    他们俩下去后,车子继续往前开,旁边的人估计是真的有些醉醺醺,多半都是在闭目养神,她也乐得清静,跟着稍微眯了一会儿。

    车子停在寒公馆门口,她就醒了。

    张驰下车给她开门,她绕过车身,发觉男人还没下车。

    是张驰开了车门把他叫醒的。

    她这才自顾往里走,刚到门口,感觉身后空气压迫感逐渐增强,回头看了一眼,男人已经跟到她后面了,脚步挺快。

    她进了门,稍微避开了一下,然后换鞋。

    旁边的人也在换鞋。

    而她换完鞋的时候是准备直接走的,刚直起身却被男人握了手臂,一下子将她带了回去,力道略重,直接将她抵在了玄关处的鞋柜边。

    夜千宠完全没有防备,加上他这个动作过分带有侵略性,彼此又靠得太近。

    她已然蹙了眉,“你干什么?”

    男人依旧一手扣着她的手臂,另一手撑住她身侧的鞋柜面,弯下腰俯低五官,就那么盯着她看。

    夜千宠对这张脸,这个身体都不会排斥,但感觉始终不一样,极度的往后退,警惕的盯着他。

    酒后撒泼?

    半晌。

    “我很好奇。”男人终于唇片碰了碰,嗓音靡靡,有更进一步靠近她的趋势。

    “什么?”她柔眉进了一些,侧过脸。

    男人抬手将她的脸正了回去,然后异常低沉浓厚的嗓音,问:“上一次寒愈为什么会回来?”

    这样的问题,像是瞬间戳到了她的秘密,仰眸警觉的盯着他。

    片刻又淡淡的收回视线,“我怎么知道?”

    “是么?”男人紧紧凝着她。

    他知道怎么让寒愈封回去,让他自己出来,却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封回去换寒愈出来。

    今晚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大概……

    是因为上次在窗户边,他对她也是这样的亲近,加上在席澈家,他对她有了反应。

    夜千宠怕他再问,想把他推开。

    但是男人身躯岿然,纹丝不动,握着她手臂的力道改为搭在她腰上。

    “扶我一下。”

    她看了看他,不像是开玩笑。

    夜千宠照做了,把刚刚的话题直接略了过去。

    把他扶着进了客厅。

    男人看了她,“我帮你擦药?”

    她摇头,很是客气,“不用,我自己可以。”然后准备上楼休息,免得他再琢磨刚刚的疑问。

    男人看着她带着一丝不自然的表情匆匆上楼,只略微勾了一下嘴角。

    也不是个波澜不动的人,还是有反应的!

    那他这些用了心思的照顾也不算浪费。

    但是话说回来……

    他坐在沙发上,莫名的,脑子里涌起傍晚在席澈家,被她的身体带起来的感觉……

    他很清楚,如果换做其他女人,哪怕是慕茧那种娱乐圈公认的美人,他都一定不会有任何感觉!

    闭上眼,按了按太阳穴,没再想了。

    楼上。

    夜千宠洗了个脸,简单冲了个澡,对着镜子自己朝肩上擦了擦药膏,后背应该还有一处,但是够不到,就算了。

    躺在床上,她给林介发了个微信:【留意慕寅春的事,他今天进局子没出来的话,这事算是妥了,明天可以动身去华盛顿。】

    林介没有回复。

    她微蹙眉,也没在意,以为他在忙。

    但是过了两分钟,忽然收到他回复:【我在你的私人公寓。】

    ------题外话------

    林介明明回的酒店,怎么跑她公寓了?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