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殿下的奇葩爱恋:纳珈传说 > 第十五章 蜂之毒

第十五章 蜂之毒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龙殿下的奇葩爱恋:纳珈传说最新章节!

    第十五章   蜂之毒

    智禽谷鸳鸯夫妇是名副其实的神仙眷侣,却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那就是成亲之后一直没有子嗣。智禽谷岁月悠长,美景无限,两人并不着急,晃晃悠悠腻腻歪歪,想飞就飞两下,不想飞就游一会儿,惬意得不要不要的。

    丈夫小阳是申冬的发小,从前成天泡在一起。各自成亲之后,申冬一边看守芙蓉镜一边帮忙带孩子,忙得昏头转向。去年过年时小阳还埋汰小冬,好端端的日子不过,偏偏掉进子女拖累的“深坑”里,不懂得享受生活。只是说嘴打嘴,这话说了没两个月,小沅就怀孕了。

    小冬去道贺的时候,好好“夸奖”了小阳一番,说它眼睁睁往“坑”里跳。

    小阳从小嘴贱,爱开玩笑,但是心地很好,谷中各家有事,总能看到这两口子忙碌的身影。两口子再忙也不忘互相眼神“传情”,其他人看着也不觉得什么,鸳鸯嘛,不腻歪还配叫鸳鸯?

    这一对儿神仙眷侣有什么值得犯愁的?

    “走,过去问问!”申谷主一摆手就要冲去小阳家。

    “一个老头子,跑孕妇家里合适吗?!咱们现在只是怀疑,又没证据,你们打狼似的冲过去,吓死人的!何况今天又来了外人。”

    伏燨赞同道:“夫人还是单独过去,我们隐身在侧,如果确实没有问题,默默走开也就是了!”

    申夫人见伏燨处处配合自己,真是懂事又“给面儿”!

    智禽谷居民的聚居地相对集中,不多时申夫人来到小阳家中。

    伏燨心道,这对儿鸳鸯真懂得过日子!

    单从住所来看,两人不知花了多少心思,打造得精巧雅致且不失舒适。眼前是一片池塘,池塘之水淡灰色,浑浊油腻,宛如一块破败却平滑的灰色卵石。估计智禽谷出事之前,应该像一块“蓝宝石”或者“绿翡翠”。

    灰水塘正中央一个小岛,大约两亩地左右,小岛上植被茂密,此时虽然枯黄干裂,仍可想见当时如何花团锦簇。残枝败叶掩映中,一座淡黄色的小房子若隐若现。

    伏燨也曾设想过,智禽谷为鸟类聚居地,他们的住所究竟是鸟巢还是正常的房舍。刚刚经过谷中各处,虽然每间房屋样式都不相同,但是仍旧是人类村落的模样,绝大部分保持中国南方古民居的样式。伏燨看着看着便笑了,龙族也没住在山洞或者沼泽,自家“龙宫”被爹娘打理得舒适自然。看来六界每种生物,都深受人类审美影响。如果说之前智禽谷的民居可以形容为如诗如画,那么眼前这幢小舍,可谓美轮美奂了!

    小舍呈淡黄色,蜜蜡般细腻光洁。这是一座外型犹如蜂巢状的透天小二楼,?二人从自然界撷取美的灵感,?仿效工蜂以半透蜂腊所构筑的六边形蜂巢外型,用木头雕刻成蜂巢状结构,?组立在室内与室外之间,赋予它既采光又遮阳的环保节能效果。?面向伏燨等人过来的方向有个伸出式可呼吸露台。露台上放着一个咖啡色吊篮,吊篮前面一张小圆桌,桌上摆放着花瓶、还有一本线装书,可想而知这里的女主人日常生活有多惬意。

    伏燨看着眼前的小舍,忽然觉得在哪里见过。

    此时,蜂巢小舍中忽然传来一阵瓷器碎裂的声响,申夫人一步冲过去,申冬因为和小阳关系很好,也跟了进去。

    伏燨和小雁隐身一并来到房间。

    进入室内,空间比在外面看到的还要大,由于外部蜂巢六边形框架的设计,景深出现,空间层次被重新创造,宽敞的客厅里会看到许许多多的框景与美丽的光影。然而此时一片寂静,地板上瓷片狼藉,房间里弥漫着一股甜香,配合纵横的阴影略显诡异。

    这种情境更触动伏燨记忆深处某种东西,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房间里一男一女,不知所措地看着申家母子。

    半晌,青年男子掩饰住神色的慌乱才开口道:“夫……人——你们怎么——没敲门?”

    和智禽谷绝大部分人相貌类似,男青年也是高鼻深目,脸孔偏小,皮肤比申冬嫩白许多,所以也精致了许多。他身穿铜绿色团花中式盘扣常服,足登紫色家居鞋,虽然花俏,看上去却很和谐,妥妥一位居家暖男,只是此刻他脸色泛红,双唇发白,深棕色的双目莹然有光,可见情绪一度失控。

    窗边藤条编的美人榻上,瘫坐着一个孕妇,身穿灰褐色白羽毛花纹的棉麻长袍。虽然大腹便便,看不出原本身形,但是整体看上去依旧样貌出众,惹人爱怜。她瞳孔在暗处看上去很平常,但是偶尔在亮出一闪,便呈现淡黄色的光泽。皮肤比谷中其他人白,脸颊上有许多淡淡的小雀斑,这并不影响她的美丽,反而更显俏皮可人。长发深棕色,此时凌乱地用根木簪挽在脑后,毫无光泽。让人觉得意外的是,她眼中却没有眼泪,神色木然,直直盯住地上的碎片。

    “你俩吵架了?”申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们——”小阳咽了口唾沫,“哦,不是!她最近在家闷得厉话是这么说,但是在场众人都看得出来,“产前抑郁”的不只是孕妇,还有这位年轻俊俏的准爸爸!

    申夫人看了两人一眼并没有追问下去,而吩咐小冬道:“先把地上东西收拾一下!”

    申冬熟门熟路找工具情理地上的碎瓷片,申夫人也不见外的拿了块抹布,擦拭地板上散发甜香的液体——蜂蜜。

    伏燨准备隐身在房间里转一转,这么做虽然不够礼貌,但是看这小两口的状态,有问题是肯定的,所以不得不仔细调查一番。

    正想着,忽然感觉一阵纤细却清晰的声波传来。

    “眼镜儿让我告诉你,他带出来的东西化验结果刚拿到——”声音断断续续,正是青鸟。

    伏燨不由得奇怪,上次梼杌一战,何清涵和小雁帮了不少忙。这“眼镜”虽然不张扬,本事却着实不低。只是深藏不露罢了,具伏燨观察,他的功力远在青鸟之上。这次拿到化验结果,不是应该亲自将声波传过来吗?

    之听青鸟怪兴奋地说道:“要不要我给你送过去?”

    把梼杌关进九阙圜之后,青鸟摆脱做卧底的阴影,一天都没休息就开始干活儿,而且劲头儿相当足。伏燨当时故意嘲讽,说梼杌好歹也算它亲戚——别管是梼杌的毛发还是大禹的头发,都从鲧化身而来——还挺近的。细细研究起来,梼杌算是它叔叔辈的。叔叔被关进监狱,怎能如此没心没肺!

    青鸟撇撇嘴,说道:“也是啊!那你请我吃顿饭,就当补偿我心理创伤了!”伏燨当天就叼着青鸟飞到泰国清迈,在夜市吃了一晚上烤虫子。青鸟无父无母,属化生者。凡此类生物,不缺诸根支分,死亦不留其遗形,即所谓顿生而顿灭,想想也挺可怜的。

    “你小子又想过来凑热闹!?想得美!”伏燨收回思绪道:“是什么?”

    青鸟想发个感叹词表达不满,可是声波传音这等功夫是需要体力法术相结合的,不专心根本就不容易成功,很有可能断断续续“没信号”。万一传达错误,伏燨还不把自己撕吧了!

    青鸟深吸一口气,凝神静气,一字一顿将后面的话说出来:“蜂毒!”

    伏燨想到房间里看到的一幕,追问道:“哪种蜂查得出来吗?”

    截至目前,人类生物学家发现的世界上现生存的蜜蜂种类已达9种。若不通过详细化验,一时之间很难查出来。

    “这一点倒是很奇怪,成份和蜂毒一样,但是细节方面又有差别。”

    “也没有香气?”

    伏燨为对付各类灵兽,熟知它们的习性很必要。八殿下在人间没少做功课——人类在这方面总结得比较全面,且准确度奇高。

    人类科普书籍里描述,蜂毒是一种透明液体,具有特殊的芳香气味。

    “没有!”青鸟答道。“要不我把报告带给你——”

    “不用!”伏燨说完,将声波通过气流切断。

    青鸟在另一边哭丧着脸喊道:“挂我电话!?我还有事没说完那!”再想和伏燨联系,彻底接不通了。

    青鸟在医院楼道里打通了囚牛的电话:“伏燨它挂我电话!我这边的事还没说那!”

    囚牛正在给音乐学院的学生上课,他安排一下走出教室,低声道:“他怎么样了?”

    “还没醒过来,大夫说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囚牛稍感放心:“反正伏燨也帮不上忙,回来之前也不必分心。既然毒物来源查清楚了,伏燨应该能很快搞定。你先守着吧!”

    “等等老大,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你必须帮我传话给伏燨——”

    护士在眼前匆匆划过,青鸟拉住她问道:“现在病人情况好点了吗?”青鸟在想,灵兽受了伤,恢复力应该很强,说不定都能醒过来。

    小护士看了看穿得超级“嘻哈”,五颜六色的青鸟,皱眉道:“那么多病人,你问哪个?”

    青鸟答道:“他叫——何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