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婚不择食 > 第587章 你得偿还

第587章 你得偿还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婚不择食最新章节!

    梁少明死去了,如果他不没有用力再推他一把。他也会死在那场爆炸当中。

    “所以你得替他报仇,他救了你。”安采雯很认真地看着萧希泽。

    萧希泽点点头,他说:“我会的,我一定会替他报仇。也替我自己,替你报仇。”

    “嗯,这样最好了!”

    萧希泽知道安采雯一心只为复仇,而他也会尽全力帮助她。

    当然,他自己也想要复仇。想要让萧凯得到他应有的代价。

    只不过现在搞得好像替安采雯报复般,但是其他并不是。就算与安采雯没有联系,他也会彻查到底。

    现在死了两个人,而且均对他有救命之恩。

    第二天,萧希泽就联系了Nick,让Nick找人把故事报出去。

    如果萧希泽动手,萧凯说不定会查到他。到时有可能造成别的事情,所以萧希泽让Nick这边找人报最好。

    即使知道是他指使的,也没有任何直接行为来指证他。

    “真的要这样做吗?把父亲的骗婚,欺骗以及二婚行为报出来?”Nick再三确认,因为这并不简单。

    萧希泽点点头:“是的,而且要把萧旋,文怡这些人全部报出来。”

    “这样对萧氏也有影响的。”

    “萧氏大部分的股票都控制在我的身上。真要出现大批量小股东抛售。就把与TL,ZK海外合做事项提前公布出去。这样,我相信自然稳得住股价。”其实萧希泽倒觉得跌就跌吧,他们卖出。萧希泽再买回来,都不用宣布与TL,ZK的的合作。

    “好吧,你考虑好就行。我可以让我的门户网站做独家发布出去。”

    “你这样小心萧凯告你。”、

    “告我?那就告吧!反正都是事实,你又没有对我说谎。”Nick才不怕,他只是担心萧希泽。

    萧希泽点点头,真要输了官司。萧希泽会把钱给Nick的。Nick从来都不担心这个问题,他担心的是萧希泽精神状态。萧希泽好不容易活下来,虽然回来是为了报复。但是不能排除报复失败的结果。

    到那个时候,萧希泽要怎么办?

    他们不是万能的,在面对狡猾无比,杀人不眨眼的萧凯时能做出什么有力的报复。

    “谢谢你,那你就赶紧发出去吧。越快越好。”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办好。接下来萧凯与萧旋就会接受记者的采访。”

    Nick最知道应该如何操作,他是媒体这一行业。知道怎么样才能让事情扩展到最大化。

    萧希泽点点头,知道这个行为会让萧凯的生活不安宁。

    但同样的是,他的生活也不会安宁。

    Nick用一天的时间就炒火整件事情,十几个记者挤在萧旋的公司前。萧旋不得不选择先放假,因为太多的问题他们根本回答不了。

    萧氏的公关部同样收到无数的采访电话。但是萧希泽早已经有交待,所以一律不回应。

    “谢谢你。”

    安采雯打电话给萧希泽,她看着手机上的新闻弹出来。

    几乎把所有的事情都挖了个遍,人巨细无遗。有些事情安采雯都是通过新闻才知道。

    原来萧凯做的这么过分过,为了钱抛弃原配与儿子。在与杨珍希结婚后,又用杨珍希的钱养着萧旋与文怡。

    甚至杨珍希的父母不满意萧凯也说了出来。

    这算是里里外外彻彻底底地把萧氏隐藏的秘密说出来。

    不过风向还是向着他们的,因为Nick把萧希泽与杨珍希营造着受害者。当然,他们本身也是受害者。

    “我应该做的,你在家里不要出去。我怕萧凯会急着对你做什么?”

    毕竟安采雯毁掉了萧凯最爱的钟,现在又出现这么多不利他的故事。

    萧旋被迫暂时关闭公司,等风波过后再进行工作。

    所以萧凯一定很生气,萧希泽觉得生气的萧凯会做什么!

    “嗯,放心吧。我一直在家里,他真要来找我,我求之不得。”安采雯巴不得萧凯来。

    萧凯没有去安采雯那里,而是直接打电话给杨珍希。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知道打我电话了?之前申请禁止令的时候很嚣张不是吗?”杨珍希是真的没有想到萧凯会打她电话。事情闹成这个样子,不是她主导的。

    萧凯应该联系的人是萧希泽才对。

    “你赶紧去解释,这些都不是真的。”

    “哈哈哈,这些不是真的吗?”杨珍希仿佛听到最搞笑的笑话般,她整个人都快笑得肚子痛。

    萧凯说:“你们非要毁了我吗?”

    “毁你?你只是想保护萧旋而已,我听说他的公司今天宣布放假。不过那种小破公司,应该直接宣布破产才对。”杨珍希的语气非常的尖锐。

    在萧凯耳中听起来尖酸刻薄。萧凯说:“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受影响又不是只有我一方?而且我受够你们把我当成犯人看。警察,法律都没有宣布我有罪。你们凭什么?你还是我的家人?”

    “家人?萧凯,你是不是脑袋抽抽了。你早就不是我们的家人了,希泽差点死掉时。或者在更早这前,你就不是我们的家人。你也从来没有把我们当成你的家人过。所以千万不要再说,你是我们的家人,我想吐。”

    杨珍希上次与他发生争斗后,还以为他真的改变。但是梁军被炸死这件事情上,杨珍希彻底的明白萧凯是不会改变的。

    像他这样的人,恶是在骨子里的。

    想要改变,那是绝无可能。

    “他们流着我的血!”

    “你炸梁军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萧希泽身上流着你的血。萧凯,我告诉你。任凭你千般狡辩,我们两个非死一个不可。”

    “什么意思?难道你还觉得不够?”

    “当然不够,只要死亡才能让痛苦结束。你算计了所有,甚至让我迷上赌博。所以我现在接着跟着你赌,你死定了!”

    杨珍希把手机挂掉,不再接听萧凯再次打过来的电话。

    萧凯这边气得把手机往地上扔去,幸好有地毯。否则手机肯定会摔坏。萧凯走到窗户边,看着院子外面聚焦了不少记者。

    对着他所在的房子不停的拍摄,萧凯根本连下去都不能下去。

    他们做的实在太过分,萧凯拿起手机给萧旋打过去。

    “你不要回来,很多记者在外面。”

    “那爸你一个人可以吗?”萧旋现在正开着车,本打算回去。但是没有想到接到萧凯的电话,更加没有想到他们的住所已经被暴露。

    那么郊外的别墅都被立刻查到,感觉应该是萧希泽透露出去的地址。

    这里的记者其实全是Nick安排的,否则谁会第一时间来到这里。Nick只是不想让萧凯好受,毕竟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在萧希泽消失第一时间就同萧观抢位置。

    他当时还回去帮了萧观不少的时间。萧观坐稳位置后,他才离开的。

    否则真的很有可能,被萧凯拿走公司的管理权。萧凯与那些老股东竟然有些紧密的联系。

    “我可以的,没事。家里有吃的,他们想守着就守着吧。你跟你妈妈也要离开家到外面住几天。”萧凯看着那十几个记者,一直守在门外,竟然还准备了吃的。

    萧凯想离开都没有办法,幸好冰箱还有食物。

    “他们想做什么?为什么不放过我们了?”萧旋很烦,因为公司现在根本开不了工。虽然他没有什么紧急的单子要赶,他的业务已经被压到最低。

    半个月不做事都没有关系,但是他的心里就是莫名的不舒服。

    “对不起,是我的错。爸爸,没有办法让他们相信。“

    ”所以爸爸没有做过,对吗?”

    “你在怀疑我?”萧凯显然很吃惊,听到萧旋这样的话。

    “只要爸爸你说没有,我就会相信。”萧旋想得到句肯定话。

    “当然没有。”萧凯非常果断的立回复萧旋的话。

    萧旋说:“我相信。”

    “那就好,我不想连你也不相信我。”萧凯听到萧旋的话松了口气。

    萧旋显然有些内疚,因为即使萧凯这样话。萧旋都没有办法做到全部完全的相信萧凯与爆炸案无关。

    “爸,我觉得他们晚上应该会离开。到时我过来接你出来,你一个在那里我担心。”

    “担心什么?有他们这么多双的眼睛看着,我是最安全的,所以你晚上不用来。”萧凯不想让萧旋奔波,毕竟到这里有段不短的距离。

    “好吧,那爸,我们保持联系。你的手机千万不要关机或者怎么样。出问题就立刻报警。”

    “放心吧,这些我都明白。你不用操心我,倒是你自己要更加的小心。”

    “嗯,我明白的。”

    “那就这样吧!晚点我们微信再聊。”

    于是萧凯结束通话,坐在窗户边认真地看着楼下。到傍晚他们才离开,萧凯忍不住想笑。

    因为他以为这些肯定白天晚上都在监视他,但是现在看起来也不过如此。

    萧凯打算开车离开这里,到个不受监视的地方。

    想来想去,他干脆没有动。只是把所有的房门都锁好,直接躺在里面睡觉。

    第二天,那些人又来了。但是来的不多,只有昨天一半。

    同样是守了一天的时间,傍晚离开。

    第三天,来得人更少了。只有三四个,萧凯想着这样下去。估计到最后都会彻底消失吧。毕竟他不回复,他们在这里只会是浪费时间。

    而且这里是郊外,开车都在两三个小时。真的不是很方便,哪家记者吃饱了撑着守在这里做无用功。

    萧凯是这样想的,所以第五天的时间。就真的没有人来了!

    但是他也得出去,冰箱里面的食物已经吃得差不多。又不能让萧旋送过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开车出去采购些。

    他开着车来到超市,刚下车就被人团团围住。

    “萧先生,你对于近期的爆料怎么回应?”

    “萧先生,萧旋是你的亲生儿子吗?”

    “你为了钱跟杨珍希结婚的吗?”

    “听说你你跟萧希泽闹僵了,是因为你的欺骗吗?”

    ……

    无数的问题涌来,萧凯努力往前走。他知道他掉以轻心,这些人慢慢的撤离就是让他放警惕心。

    但是萧凯现在也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他只能不回答。

    一个人的萧凯被记者不停的围堵将近四十分钟,萧凯最后非常的生气。

    “再不让开,我就报警了。”

    “萧先生,我们只是问问题嘛!听说你拿着你老婆的钱养前妻与儿子是真的吗?”Nick派来的记者都是脸皮厚到家的。

    而且Nick给他打保票,出了事情他来处理。

    “我也是赚钱的,并没有拿他们家什么钱。没有看到你们写的吗?她爸妈不满意我,钱都是给外甥。”

    萧凯本来是不应该回答的,但是真的是太生气。所以口不择言说出这些。

    “萧先生,所以十几年前你们欺骗工人的钱也是因为这个吗?”

    “什么?”萧凯没要想到问起当年工厂的事情。

    萧凯看过报道,没有写这一段啊!

    “萧先生,你与梁军合伙欺骗上百工人的血汗钱。难道你要否认吗?”

    “胡说,胡说。”

    萧凯想冲上去夺走话筒与摄像机,但是对方轻松地躲开。萧希泽有些感觉到这些都是陷阱,所以拿起手机直接要报警。

    记者说:“这是,恼羞成怒了吗?我们让开,赶紧让开。否则萧先生要报警了!”

    故意用讽刺的声音提醒周围的记者。

    萧凯借机也离开了他们的包围圈,然后落荒而逃。

    下午的时候,报道就出来了。

    当年梁军与萧凯,挪用钱然后装死逃跑的事情一一再次捅出来。虽然以前也有风影,但是没有这样详细。

    一下子惊起大波浪,大家的注意力放到萧希泽的身上。

    萧希泽被迫开了场发布会,当然这些都是在萧希泽的计划之内。

    他站在台上,看着上面的七八话筒。

    没有先说话,只是用力地鞠躬。

    “十分抱歉,关于当年工厂的事情都是真的。我当时非常的小,根本不知道。但是前几年,我已经一一补偿当年受到欺骗的人。但是尽管如此,也来得太晚。所以我在此向当年受伤的人再次道歉。”

    萧希泽替萧凯承认了当年的经济欺骗,萧凯看着电视里面萧希泽弯腰道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