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962章 无心番外,强迫

第962章 无心番外,强迫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最新章节!

    听着他的话,那个老者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无所谓了,最重要的还是近日失败太多次了,漠城的人已经全部退出,这上城,可不能再退出了,此事你便看着处理吧。”

    说着,他又缓缓地接着道:“最早是一对出来搅和,接着又来一对夫妻来阻止,现在又来一对,我便真真怀疑,现在的小两口都不需要安家的吗……”

    地上的落森默了默。

    “管他们要不要安家,再敢多管闲事,孩儿必然让他们有来无回,而这次的这一对,就先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吧。”

    说着,他的眸里又闪过了一丝丝的算计。

    次日,就在上城城中的一家小客栈内,一声尖叫划破清晨的宁静,客栈下,来往的路人纷纷抬眸望了望上方紧闭的窗口,接着又各自忙活去了。

    就在那紧闭的门窗里头,大概是窗户关的太死,里头还有一些昏暗。

    屋子的正中间依旧放着一个大木桶,桶内的水少了一半,地上则是湿漉漉的。

    满地的衣裳,以及乱七八糟的床,看的无心一脸惊慌。

    瞧了瞧未着寸缕的自己,与一旁双眼朦胧的齐浩,她拉过被子便挡到了自己身上。

    什么情况?

    她怎么会在这?

    她和齐浩又是怎么回事?

    天啊,他们怎么走到这一步了,这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拼命的回想着昨日的事,想着想着,却是想到自己一个劲的抱着他,甚至强吻他的事……

    天啊,她怎么会变的这么可怕?

    看着一旁一脸无辜的齐浩,她却忽然将头藏到了被子里。

    “还不快穿上衣裳!”

    一旁的齐浩瞬间回神,这才快速穿上了衣裳,俊俏的脸上同样闪过了一丝丝的不自然。

    无心是躲在被子里穿的衣裳,尽管齐浩已经转过了身,她也依旧小心翼翼的。

    气氛有一些诡异的尴尬,许久许久,屋子里头都静悄悄的。

    等到二人都穿好衣裳之后,无心才缓缓地坐到了一旁的桌子旁。

    “说吧,昨晚什么情况?”

    齐浩默了默,却是抬眸望着她道:“你,当真忘了?”

    一声话罢,无心望着他便道:“便是忘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啊!可是好好的,怎么就发生这种事了?我明明……”

    “你一直在强迫我。”

    齐浩无辜的眨了眨眼,那无辜的小眼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却是无心的脸色猛地一红。

    “我怎么可能会强迫你,我,我……”

    忽然想到什么,她又快速说道:“我一定是中了药,昨晚那群女的就是,中了药后神智不清,见到男人就往上扑,我这般,或许,可能……”

    说到这里,她又好不烦躁的呼了口气。

    “不管了,反正你别说出去,也别把这事放心上,便当成是意外就好,听到没有?”

    齐浩的脸色微暗了暗,愣是半响也没说出话来。

    见他不说话,无心便又盯着他道:“听到没有啊?”

    齐浩默了默,“你当真忘记昨晚说过的话了吗?”

    无心咬了咬唇,“自然是不记得了,反正七七八八就是一些恶心矫情的话,你快点忘了!”

    齐浩的眸里满是不甘,却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屋里的气氛越来越沉重,片刻之后,却是无心打破了那份沉默。

    “小南呢?咱们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不会都知道了吧?”

    齐浩蹙了蹙眉,“小南……”

    忽然想到什么,他的脸色猛地一变,“糟了,昨晚小南救那些姑娘离开后,就一直没回来,而且我也没来的及告诉他咱们来了这家客栈!”

    无心猛然起身。

    “你是说,小南到现在都没回来?难道是与咱们走散了?”

    齐浩的脸色无比阴沉,“若是走散都不怕,至少他会去咱们昨晚呆的客栈找咱们,但若不是走散,怕是……”

    无心蹙了蹙眉,“快去那家客栈找找啊!”

    说完她便开门走了出去,齐浩匆匆跟上。

    而另一边,离城门口不是很远的一家大客栈里头,一楼最角落的一处柴房里头,此时却是死死绑着一个少年。

    少年无助的躺在地上,嘴巴被堵,浑身是伤。

    而他的身前,则是蹲着一袭白衣的落森,便见他的脸上写满了得意。

    “原以为很难抓到你们呢,没想到,你竟然还送上门来了,那两个人是你的亲人吗?他们怎么没来我们客栈呀?”

    地上的小南死死蹙眉,却是一点儿害怕的意思也没,只是死死的瞪着他。

    如今他已十五岁了,再不是当初胆小如鼠的小屁孩,他才不会被这样的大坏人给吓哭呢!

    大概是见他一直不服软,落森倒也并不搭理他,只是缓缓站起了身。

    “罢了,既然你会过来,他俩迟早也会过来,敢坏我们的事,杀了你们,都是轻的……”

    说完他便转身走了出去。

    客栈外头人山人海,也没什么人注意他们进出柴房的事。

    就在靠近角落的位置上,此时却是坐着四个身影。

    凉音与洛潇然静静的吃着饭菜,一旁的小包子则是有模有样的喂着小馒头吃饭。

    时儿还“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娘亲,你看弟弟嘴巴好小,粥都吃不来,笑死我了……”

    说着,他又伸手拍了拍小馒头的脑袋。

    “弟弟已经是两岁的人了,虽然周岁是一岁,但我四岁,他就是两岁,他还不会自己吃饭,是个傻弟弟……”

    凉音略显无力的揉了揉脑袋。

    “别乱说话,老是欺负你弟弟,这么不懂事。”

    小包子嘟了嘟嘴。

    “我没有,我在照,照顾他!”

    一旁的洛潇然偷笑了笑,“行行,你在照顾他行了吧?”

    说着,他又望着凉音道:“媳妇,咱们出来吃做什么呀?那个小北他爹,给咱们准备了那么多好吃的,结果咱们还出来吃……”

    凉音默了默,“这大过年的,天天在人家那吃也不好,住个一两天就够了,明日咱们便离开吧,先去一趟冀城,将上次的事告诉莫家的两位将军,让他们好好处理,而咱们,就找个地方安家,踏踏实实的住上几年。”

    凉音的话语平平淡淡,而洛潇然则是十分宠溺的扬了扬唇。

    “都依你。”

    一声话罢,却是一旁的小馒头忽地“哇哇”大哭了起来,二人转眸望去,才见小馒头的小牙齿流出了血丝。